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上市公司 > 东风停牌回应换帅传闻:汽车反腐重在机制重构

东风停牌回应换帅传闻:汽车反腐重在机制重构

发布时间:2015-05-05 23:01来源:未知root字号:


东风汽车(个股资料操作策略咨询高手实盘买卖)

作为对一汽东风换帅传闻的回应,5月4日晚,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汽车)发布公告称,“就上述报道的真实性向相关关联方进行书面核实”。目前,东风汽车已申请股票自5月5日起停牌,待上述事项核实并刊登公告后复牌。

5月1日,劳动节假期第一天,来自《汽车商业评论》的一则“东风、一汽同时换帅”消息在汽车朋友圈中刷了屏,该消息称:东风汽车董事长徐平将出任一汽董事长,前一汽董事长竺延风则出任东风董事长。

随后一份“中组部关于几大央企的最新人事任命”消息在网上流出,其中包括徐平任一汽董事长、竺延风任东风董事长。据经济观察网报道称,目前中组部官方网站并未公布以上“人事任命”,但有相关知情人士表示“该消息确为真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了该消息的真实性,不过东风和一汽集团的相关部门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上述任命并不清楚,至少目前还没接到正式文件”。

资本市场已闻风而动,对东风和一汽掌门人调整后的前景做出乐观预判。5月4日,东风集团、一汽旗下A股上市子公司东风汽车、一汽轿车分别在早盘收盘时涨停和上涨7.53%。

东风和一汽是中国最早建立的两家汽车公司,目前的规模在国内汽车集团中排第二和第三。此时,两家集团历史上最大的、持续十个月的反腐整治进入尾声,数十名高管被带走和数百名员工受处分。

反腐风暴有没有结束很难界定,不过东风内部人士称:“巡视组巡视可以说告一段落了。但最终目的是要形成长效机制,体制上切断寻租链条,所以反腐不会结束。”

目前,东风和一汽内部人心不稳,子公司中高层不断有人离开。4月底,东风雷诺、东风裕隆和郑州日产三家东风的子公司,都有负责市场和销售的高管递交离职申请。主管部门很清楚,反腐并非终极目的,强势清扫原有利益链条后,接下来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构建新秩序,形成良性机制。

以清理广告供应商收尾

汽车行业反腐从去年7月下旬、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进驻一汽集团拉开序幕,巡视时间为7月30日-8月29日。三个月后,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转战东风。

巡视组从一汽带走包括原副总经理安德武在内的多名高管,通报的人数达到50人。最后,中纪委打到“大老虎”,今年3月,从北京的酒店带走参加全国两会、还未来得及返回长春的原一汽董事长徐建一。

东风也有多名高管落马,包括原党委副书记范仲、总经理助理任勇、东风乘用车副总经理柳玉春等。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4月30日发布的通报,基于党纪政纪处分62人,组织处理260人,约谈494人。

目前,多名高管落马比较普遍性的问题是,营销费用的使用过程中出现大量权力寻租。汽车企业每年的营销预算很惊人,比如东风日产一年营销费用就过百亿元;巡视组撤出东风后才事发的东风乘用车总经理柳玉春,也因广告供应商招投标违规被牵出。

巡视组反腐最后聚焦在汽车公司与广告供应商之间的业务往来中。去年11月,一汽的利润奶牛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内部下发文件,即日起取消北京海辰恒业传媒广告公司等19家广告、公关类公司的一汽-大众供应商资格,停止一切尚未启动的业务。

巡视组在东风杀了个回马枪,也因“东风下属公司广宣投放问题很多”。东风公司随即在广告管理方面制定了专项治理方案,以总经理为组长、纪委书记和党委副书记为副组长,对广告业务进行治理。

据4月30日的通报,首批24家公告供应商被列入公司不诚信供应商名单,规定东风公司各单位日后不允许录用。

东风公司针对广告业务出台管理制度:一是制定公司总部的广告业务监督管理制度;二是制定适用于全公司的业务制度体系;三是各分子公司依据公司制度制订本单位的业务制度和工作流程。

要职轮换或成重要措施

在这一轮央企反腐过程中发现规律性的问题是,高管在权力职位任职越长,腐败的可能性越大。东风在整改后,公司内部开始形成重点领域、重点岗位、重点人员的轮换机制,要求“领导班子成员分管工作满两个任期(6年)的,必须进行分管工作调整。”

目前东风已经完成了部分调整:在同一岗位任职累计满6年或同一单位任职时间较长的党政正职、人力资源、财务、审计、采购、销售和纪检监察等重要管理岗位的41位高管人员进行有计划的岗位交流,现已交流11人,占27%(其中:同一岗位任职累积满十年以上16人,已交流6人,占38%)。

党政要职轮换机制可能成为国企改革的一项重要措施。作为东风集团一把手的徐平,级别、企业规模对等的轮换岗位只有一汽集团,而一汽集团能与其对换的董事长徐建一,已经落马。最合适的人选,就是现任吉林省党委副书记,徐建一的前任、原一汽集团董事长竺延风。

2007年进入政界前,竺延风在一汽工作了24年,从车间技术员干到了董事长。即使时隔8年后重回汽车行业,现年54岁的竺延风,仍然是汽车央企、国企中年轻的少壮派掌门人。

竺延风在汽车业中的形象是:对中国汽车发展有自己的判断,敢于提出观点。央企改革中需要不喊口号、观点敏锐的建设者;徐平个性沉着稳健,在治理东风的五年期间,完成了东风发展大方向的梳理。徐平和竺延风某种意义上可以互补东风和一汽目前的短板。

“大批管理者落马和处分,一汽和东风内部触动很大,内部原有的一套运行规则被洗牌,很多高管选择离开,留下来的也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做事情。”接近东风的知情人士称。

看似稳定的巨舰下,人心惶惶,“一汽现在状态很不好,气氛很沉闷。”一汽集团内部人士说。接下来的核心问题,是两家车企内部秩序重构。徐平和一汽,竺延风和东风都没有工作交集,可以完全脱离原有的工作、人情网络,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一汽、东风全面治理的阻碍。

东风已经开始推动新秩序建立。4月19日上海车展开幕前,东风公司首次公开发布《商业道德公约》,约束和规范东风公司及关联企业、商业伙伴的行为,建设更加规范、诚信、公平、透明的商业生态圈。

一汽挑战远大于东风

徐平用五年时间,为东风解决了三件事情:一是在接任后第二年提出的“大自主、大协同”发展思路,尝试整合东风旗下自主品牌力量、资源都很分散的问题;二是联盟PSA,中国汽车央企实现走出去第一步;三是引进来,商用车和沃尔沃合资。

自主品牌缺少技术积累的东风汽车,在协同战略整合资源和PSA的支援下,开始获得稳定的新产品供应,技术积累也找到了“输血”源头PSA。东风去年的销量达到380万辆,在国内车企集团排名中位列第二。

徐平的思路很简单:技术方面,整合集团内部能用的资源,但核心是尽可能引入合资公司的技术;协同是大概念,不只是自主之间,能与旗下合资公司协同更重要,包括市场协同;抓紧合资公司这根稻草,同时推进借船出海,中国汽车走出去。

与东风清晰的路线相对应的是,一汽发展相对混乱。事实上,大自主概念最早由一汽提出,但拥有最多乘用车自主品牌数量、投入也最大的一汽,发展饱受外界质疑。

一汽拥有夏利、奔腾、欧朗、红旗四个自主品牌,2008年上任不久的一汽掌门人徐建一启动“红旗复兴计划”,要“不顾一切干自主”,但上百亿的投入并没有带来预想的效果,一汽自主逐渐沦落。

徐建一过于激进带来的后果,反而印证了前任竺延风提出“自主品牌要耐住寂寞二十年”的理论更为理性。但错过了7年发展机遇期后,国内其他车企集团自主品牌发展势头已经远在一汽之上。长安、上汽、东风、北汽、广汽路线都很清晰。

去年,一汽的奔腾、夏利主要战略车型都出现大幅度下滑,其中追赶自主“品牌往上走”浪潮的奔腾B90,销量仅为3951辆,同比下滑47.15%;夏利全年也大幅度下滑同比下滑44.79%;欧朗、红旗销量更为惨淡。

一汽自主品牌最大的问题在于:看似各个品牌定位很明确,切入了各个细分市场,但以一汽自主的实力,很难在多个品牌上全面开花,现实效果是资源过于分散,导致都做不好;没有找到稳定的、能帮助自主实现跳跃发展的技术和新产品来源,这和五年前东风集团的状况很类似。

一汽的另一个任务是,推进整体上市。一汽整体上市已经策划多年,但一直没有成功,最大障碍之一是一汽集团管理层没有调整到位,高管更换后,也许是一汽集团管理层调整最好的窗口期。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