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上市公司 > 岐丰集团“临时休克” 大邱庄上演产业拯救

岐丰集团“临时休克” 大邱庄上演产业拯救

发布时间:2014-10-15 21:56来源:未知root字号:

以钢铁加工业起家的天津静海县大邱庄镇久负盛名,目前全镇有传统产业企业398家,2013年产量2120万吨、销售收入660亿元。以产量计,焊管加工能力1926万吨,2013年加工量1122万吨,占全国同行业产量的五分之一,为全国最大的焊管加工基地。

不过,4个月前,当地民企代表——天津岐丰集团,因银行抽贷引发资金链断裂,出现“临时性休克”。而在银行信贷收紧和环保等外部压力下,身处大邱庄的企业主们,普遍感受到了行业寒意。

今年4月末,《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前往大邱庄调查,并首次走进岐丰集团。彼时,该集团厂区里的机器已停止作业,除了门口的两名保安,整个厂区鲜有人走动。

而今,在自救与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的拯救下,已经复产的岐丰集团除了控制采购成本,开始从体制上改变过去的家族式管理,先推承包制,再慢慢走向股份制道路。目前,岐丰集团正与天津冶金集团实施重组,后者将对岐丰集团的前述新项目进行重组,目前已走完审计程序。“(他们)控股也行,买断也行,我们没有任何条件,只要能把企业养活了就行。”公司总经理王兴民说。

岐丰集团的经历也是大邱庄的一个缩影。

岐丰“休克”

“7月份没有满负荷生产,当月完成了10.7万吨,净利润280万元,基本覆盖了工资、折旧和利息等。”站在岐丰集团轧钢车间门口,王兴民向本报记者讲述着集团复产以来的表现。

但提起几个月前的那场债务危机,从业多年的王兴民至今还心有余悸,“没想到那时国家政策、金融部门都在对钢铁压缩,这个局面一出现,企业资金链就断掉了。”

岐丰集团成立于2004年3月,主要以生产冷轧带钢、热轧带钢、高频焊管、精品异型管和热镀锌管为主导产品,下辖9个子公司,其中,2011年8月投建的吉宇薄板,被视为华北地区高档精密板带加工生产基地。

这样一家当地的龙头民企,却在今年年初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债务危机。

王兴民告诉记者,岐丰集团前年上了一个新项目——食品级的马口铁,经过论证,这个项目在区域位置、原料采集和下游运输方面都有一定优势,“我们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企业,产品很好,未来市场也很好。”

马口铁在板材类的地位,相当于汽车中的法拉利,岐丰集团试产一年,进入市场的反馈非常好,数据显示,一期项目在2012年9月投产后,第二年就实现销售额8亿元。“4月份的时候,我们手里还有很多订单,仅订金这块就有4800万元,订单甚至排到了6月份。”王兴民介绍。

不过,项目在投资预算上还是出现差异,原本计划投资13亿元完成60万吨的产能,实际上刚完成15万吨产能(项目一期)就已经投进去7亿余元,“我规划第二期要上的话,要投入20个亿(包括所有的土建、厂房),就能完成50万吨产能。”王兴民说。

大手笔的投资过程中,危机也突然降临。

处于用钱之际的岐丰集团突然遭遇银行抽贷,“好几家银行都抽贷,企业就顶不住了,不仅新厂停产,老的厂区也停下了。”王兴民告诉记者,企业停产时的资金缺口有2到3个亿。

8月25日,静海县政府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岐丰集团当时贷款7个多亿,停产并不是经营出问题或者融资比较多,而是被银行抽走了4个多亿后,因为人为抽血造成企业出现“临时休克”。

外困围城

8月25日上午,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赶到天津友发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友发集团”)镀锌管厂的时候,厂房里机器轰鸣,工人们正紧张有序地对产品打包,厂房大门外的马路上,数辆挂着北京、河北牌照的大车正在装货,马路两侧则排满了三人高的镀锌管。

“这些管子都是新出来的,出货很快。”友发集团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说,友发集团镀锌管厂每天产量2500多吨,现在是满负荷生产,每天来拉货的大车多达二三百辆。

友发集团的情形,是大邱庄钢铁产业重现活力的当下实景。

“现在大邱庄的企业,都是经过几轮大浪淘沙后留下的,小的炼钢企业已经没了,其他基本是加工企业。”大邱庄镇一位官员如是介绍。

友发集团是当地名副其实的龙头企业。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该集团去年出产各类钢管800万吨,今年估计能达到900万吨。“钢铁形势不好的时候,我们也在以每年100万吨的速度增长,我们的目标是在2015年达到1000万吨。”该集团上述负责人表示。

但这家企业同样有自己的烦恼。“现在看着厂房挺好,但不太挣钱,我们内部有句话,是可以不挣钱但市场不能让。”上述负责人说,这个产业是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果没有量,根本就活不了。

一家企业高层也说:“现在企业都是微利,有的时候还赔钱,下半年会怎么样,目前还看不出有什么好转。”

而与友发集团等实力企业不同,更多的企业苦恼于银行贷款。

该负责人表示,大企业的销售网络已经很健全了,银行不会轻易抽贷,但“现在经济下滑,越是急用钱的企业,银行越不给贷,很多小的企业资金链容易断,生产肯定也受影响”。

前述大邱庄镇官员也表示,当地个别企业一般采取短贷长用,“为什么这么办,就是银行不给你贷固定的项目贷款,只能用流动资金贷款,你投10个亿,金融部门给4个亿就不错了,其他缺口只能用流动贷款填补。”

流动贷款一般是1年期限,而固定资产投资三五年可能都收不回,以致到还本付息的时候,企业只能靠小额贷款、民间借贷和企业间拆借三个渠道来“拆东墙补西墙”,所以财务成本就上去了。

上述静海县官员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很多金融机构和银行,一听钢铁行业不好,马上就对钢铁企业限制,但很有可能因为金融机构缺乏对行业前景的充分调研和宏观把握,造成某些发展前景尚好的行业出现恐慌,进而对正常经济的发展造成不利影响。“银行给你贷款后怕你还不上了,才抽贷。真正的产品、市场和经营上,没问题。”

在他看来,不光银行对民营钢企不信任,金融机构之间也互不信任,当企业逾期还不上,各家机构本着自身利益优先的原则,谁都想挽回自家的“一杯羹”。

救还是不救?

“大邱庄镇党委政府,并没有把岐丰这个事看作是一个企业的倒闭,而是看作一种关于镇域甚至县域经济、关乎社会稳定的问题,他们呼吁上级部门和金融机构给予支持。”前述静海县官员回忆。

大邱庄镇上述官员认为,对于那些在升级转型中遇到困难的企业,政府就要施以援手,救了就能活,活了肯定能持续发展。“我们最担心的是,转型升级的企业破产倒闭了,从市里到地方的工作就白做了。”

记者拿到的一份《大邱庄镇传统产业三年转型升级工作方案》显示,通过关停重组一批、产业转型一批等五种方式,大邱庄目前正推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目标是三年转型升级398家,其中今年100家。而岐丰集团所做的马口铁项目,就是要从过去以生产加工焊管的热轧窄带钢,向广泛用于制作食品罐、饮料罐、化工罐以及电子行业配件的高档精密板带转型升级。

“政府力挺,全力解决这个事,金融部门支持,企业自身努力,这三方面的措施,缺一个都不行。”这已成为当地相关人士的共识。

记者梳理发现,在岐丰集团因银行抽贷被迫停产后,光由天津市领导直接主持的专门会议至少有4次,其中,市里领导给相关银行开会的时候,明确指出:凡是大邱庄转型升级的、有潜力的企业,第一不能抽贷限贷,第二要提供方便给企业倒贷。

同时,静海县委县政府、大邱庄镇也多次开会研究办法,寻找化解“危机”的良策。

结合大邱庄和静海县的实际情况,静海县成立了自己的资金“蓄水池”。这个资金蓄水池全称是转型升级基金,由政府和民营企业共同出资3个亿组建。“在企业资金周转过程中,资金紧张的时候可以申请,帮着企业倒贷,避免在资金紧张的时候向民间借高利贷,同时也会维护银行利益。”静海县金融办负责人如是向本报记者介绍。

此外,当地成立专门协调银行机构的工作组,向银行部门介绍企业基本情况和企业转型升级的决心,说服银行“不抽贷”。根据静海县金融办负责人的介绍,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在化解企业债务危机中,银行机构给了企业尤其是涉钢企业比较大的支持,“有的是我们带着企业去找的,也有银行领导带着管风险、投行部门来的,对接得还不错”。

与此同时,静海县还组建了防控金融风险领导小组,依法打击聚众哄抢企业财产,严厉打击恶意转移资产,逃避债务等违法行为,确保全县经济社会稳定。

在当地政府、金融机构等的共同抢救下,岐丰集团所属的两家实体企业已经恢复生产,而上述“资金池”也先后为13家企业实施倒贷22笔,共计5.18亿元,多家银行为企业按期倒贷。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