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上市公司 > 诺奇包装上市揠苗助长 董事长不堪重负套现出逃

诺奇包装上市揠苗助长 董事长不堪重负套现出逃

发布时间:2014-10-07 21:56来源:未知root字号:

上市仅半年,诺奇(01353.HK)出人意料以戏剧化的方式倒下了。

“都是上市惹的祸。”8月22日,诺奇总部所在地福建晋江的一位企业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不是包装上市,牵连不会这么广。”

据诺奇8月19日公告,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收到厦门国际银行、民生银行、山东信托通知,指称诺奇曾为多名非集团成员人士合计4.55亿元的贷款作担保或抵押证券,三家财务机构均要求提前偿还贷款。

此前,晋江当地一位民企董事长在其微博上曝出董事长兼总裁丁辉失联后,诺奇于7月底公告,在2014年1月27日及4月3日,丁辉先后将诺奇全资香港附属公司诺奇时尚在交通银行香港分行的5000万元及1955万港元,转移至一间英属处女群岛公司账户,并将16250万元转移至诺奇时尚厦门国际银行账户。

诺奇称,由于其银行存款遭冻结面临现金流压力,加上若干零售店一直未获利及供应商停止供货,公司已关闭若干零售店并决定不再就来季采购新货,“董事会仍在尝试确定所有相关情况及谋求一切方法以维持业务营运,在作出公司清盘决定前,将考虑一切切实可行方法。”

“套现”路径

“公司接下来会怎么样,只是董事会在秘密商讨,其他人并不清楚。”诺奇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及丁辉到底有多少债务,现在也不明确。”

目前,在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晋江企业界普遍认为丁辉与其妻陈瑞英已潜逃香港,两人借款合计超过15亿元。这个数额,已是诺奇停牌前总市值的2.5倍。截至一季末,诺奇净资产为48263万元。

“都跑路了,怎么联系得上,即使警方将其抓回,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大部分员工都已经‘放假’了。”

诺奇供应商李先生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就货款偿还问题与诺奇多次沟通均无果,或要等待走破产程序后才能明了。

2013年年报显示,诺奇及其若干供货商和一家银行达成三方协议,将诺奇结欠供货商款项的所有权转让予银行换取贷款,截至2013年底未偿还金额为6904万元。

根据公告,诺奇已动议罢免丁辉的公司及附属公司董事职务,宣布其无权代表办理任何手续或签署文件。

丁辉携款出逃似乎早有计划。

按照厦门国际银行要求付款函件,Sun Power作为借款人于今年2月10日获得贷款19790万港元,诺奇将16000万元现金存款作为抵押,此项存款正是丁辉于1月27日从诺奇时尚交通银行香港分行账户私自转移到厦门国际银行。

诺奇称,Sun Power非公司成员,其系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Chan Chi Leung为Sun Power唯一股东,今年1月7日,Chuang Yim取代Chan Chi Leung成为Sun Power唯一董事,此两人均为丁辉朋友。

而民生银行的多笔合计17100万元贷款,其中7600万元和5000万元借款人分别为丁鸿鸣与张文良,前者为丁辉妹妹、诺奇非执行董事丁丽霞的丈夫,后者是诺奇雇员,贷款由诺奇在该行定期存款13000万元中的12600万元做抵押。

民生银行另外4500万元贷款的借款人分别为泉州顺兴建材、晋江鸿升针织及泉州泰升贸易,由诺奇、丁辉、陈瑞英及金文戈担保,而顺兴建材由陈瑞英和张文良分持95%与5%股权,鸿升针织最终股东为丁丽霞家翁丁金表,泰升贸易系诺奇雇员龚胜全所有,金文戈曾任诺奇执行董事。

此外,山东信托的12350万元借款人为丁鸿鸣,由诺奇出具6份抵押协议以其在厦门农商银行的现金存款作抵押。目前,包括上述抵押存款及诺奇在多间银行的370万元存款和民生银行所余400万元存款,已被用于还款或遭冻结。

不过,诺奇表示,上述有关贷款、担保或抵押协议时,董事会并不知悉亦无授权订立任何有关担保或抵押协议,“倘若担保、抵押有效,该等交易已构成关联交易,应遵守申报、 公告及股东批准规定。”

5年高增长背后代价

丁辉夫妇暗渡陈仓“套现”跑路,背后是诺奇漫长上市之路的资金危机。

“包装上市的代价很大,动辄需要数以亿计的资金支撑。”前述晋江企业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尤其像诺奇这种底子薄的企业,经不起这种三番五次的折腾。”

据其透露,福建泉州一带的中小企业,很多原本并不缺钱,但被地方政府、中介机构和投资机构的鼓动和攀比心理作怪,不识深浅就走上了包装上市的不归路。

招股书显示,硅谷天堂、嘉兴创投、天润创投、聚腾投资、担任福建盈科创投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的钱明飞,分持诺奇上市前5.8%、4%、4%、2.61%与3.2%股权。

但希望“洗脚上岸”的诺奇,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其首次A股IPO申请在2011年10月24日被否,彼时其计划募资3.36亿元。半年后,诺奇再次启动的上市申请,也在2013年3月的证监会财务检查中撤销申请,及至今年1月9日改道在香港主板上市,募资净额为3.214亿港元(约人民币2.537亿元)。

“诺奇在2007年就开始筹划上市,最早的目标是创业板,后来随着‘胃口’增大改为A股中小板。”上述企业界人士称。诺奇在2009年11月发布的接受国信证券辅导公告也称,其拟在创业板上市。

诺奇的所谓高成长正是从2008年开始,当年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是16155万元与1312万元,但此后每年均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至公布赴港上市招股书时,其2012年营收为57210万元、净利润8170万元,4年时间分别实现3.5倍和6.2倍增幅。

“诺奇首次申请上市公布的财务报表回溯到2008年,但此后又历经两次申请,由于业绩必须有连续性,所以从2008年开始都要年年实现增长。”上述人士说,“诺奇当时的‘成长’在服装企业云集的当地应该算异类,因此其扩张规模投入、税收、员工薪酬及社保等的投入,就难以承受。”

根据年报,诺奇仅2013年和2012年的所得税开支就分别达到2920万元与2710万元,雇员福利开支2010年为2190万元,到了2012年和2013年上半年分别达4420万元与2510万元。

另据早年媒体采访丁辉的报道,诺奇在2006年的门店仅为60多家,但2013年显示,其在全国拥有直营及加盟店共490家,其中249个为直营零售网点、241个为加盟零售网点,会员人数约120万。

招股书表明,诺奇开设百货公司专柜的平均成本为29.4万元,开设独立店则约为150万元。在2012年,其会员平均每人购买诺奇产品的金额达1400多元。

“业内都知道,会员的消费最容易注水。”上述企业界人士指出,“如果没有超常规的暴利,几亿元投入的直营店加上人员工资和租金,不堪重负,而这几年服装业的盈利均不理想。”

如今,诺奇公告也承认,其若干零售店一直未获利。

上述企业界人士据此分析,诺奇为达到上市融资要求,持续多年进行了不顾成本的规模扩张,由于其本身及实际控制人实力欠缺,只能依靠高成本的社会融资,最后导致了拆东墙补西墙的窟窿越来越大。

前述诺奇供应商李先生亦佐证,诺奇上市前就存在拖欠货款,上市后更加严重。

“做业绩需要银行流水和税收,这些都有代价,虽然泉州一带民间资本雄厚,但民间借贷的月息通常不会低于2%,高的可达10%。”上述人士透露,“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好,民间借贷和过桥融资难度更大。”

而诺奇的产品全部依靠第三方制造商、OEM及ODM生产,部分产品的设计也外包给ODM负责,其可供抵押的资产并不多,并且其银行授信也不高,据年报资料,其2012年和2013年的1126.5万元与1102.9万元银行贷款,除了丁辉家族5人担保,还抵押了公司土地。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