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上市公司 > 反垄断开最大罚单 12日资汽配企业被罚

反垄断开最大罚单 12日资汽配企业被罚

发布时间:2014-09-15 23:14来源:未知root字号:

昨日,国家发改委开出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的最大罚单,12家为国内多个日系汽车品牌供应零配件的日本配件商因操纵产品价格,被处以合计12.354亿元的罚款。商报记者走访多家日系汽车4S店了解到,目前已有两家日系汽车实施降价,其中广汽丰田的部分零配件降价幅度接近或达到8成。业内人士预计,此次罚单开出后,有望减缓或破除日系汽车配件企业达成的纵向垄断,最终使汽车零配件价格下跌,从而有望使车主在购买整车时享受实惠。

12日企被罚12.35亿

昨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日立、电装、住友等8家日本零部件企业因价格垄断行为被处罚8.3196亿元。对日本精工、不二越等四家轴承企业的价格垄断行为处以4.0344亿元处罚,合计罚款12.354亿元。这是中国反垄断调查以来开出的最高金额罚单。

据了解,从2000年1月到2010年2月,日立、电装、爱三、三菱电机、三叶、矢崎、古河、住友等八家日本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在日本频繁进行双边或多边会谈,互相协商价格,多次达成订单报价协议并予以实施。通过价格协商获得的订单涉及中国市场的产品包括起动机、交流发电机等13种。这些零部件用于本田、丰田、日产、铃木、福特等品牌的20多种车型。

同时,2000年至2011年6月,不二越、精工、捷太格特、NTN等四家轴承生产企业在日本组织召开亚洲研究会、在上海组织召开出口市场会议,讨论亚洲地区乃及中国市场的轴承涨价方针、涨价时机和幅度,并按照这些信息实施了涨价行为。

由于上述12家日本零配件企业之前签署了价格垄断协议,通过横向垄断排除、限制市场竞争,侵犯了制造商和我国消费者的权利,违反了我国《反垄断法》。除主动报告并提供重要证据的日立和不二越外,发改委分别对剩下10家企业处以年销售额4%~8%的罚款,罚款所得上缴中央国库。

“经过反垄断处罚,有望打破日本零配件企业形成的‘价格联盟’,从而降低汽车的零部件采购成本。”知名汽车评论员张志勇表示,由此,厂商的采购成本有望降低。对于消费者而言,汽车零配件价格的降低有望拉低车价,购车或更便宜。张志勇还表示,对于产业而言,这种利益团体的破除,有望使得有实力的国内汽车零配件企业进入日系汽车配套体系,在降低价格基础上,发展壮大国内的汽车零配件产业。

普通合资车加入降价行列

随着汽车行业反垄断调查的发酵,越来越多的汽车品牌进入降价的范畴。降价的不仅是豪车,广汽丰田和广汽本田等中档合资品牌也相继下调旗下汽配件价格。

家住九龙坡的张先生本应在本月初对自己的广汽丰田凯美瑞进行保养,但他故意将保养时间拖延至昨日。“我听内部销售人员说,从昨天开始,广丰的汽车保养价格有可能会下降。”张先生告诉记者。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九龙坡的一家广汽丰田4S店。该店售后总监巩雪冰告诉记者,他们日前已接到厂商的降价通知,厂商也在昨日更新了内部配件价格表时对部分配件的价格进行了下调。

“此次降价涉及大部分钣事故件(汽车发生事故后更换的零件),保养件只有部分降价。”巩雪冰表示,其中最高的降价幅度达到了80%,最小的降价幅度达到20%。以广本的某款车型的保险杠为例,其原价为1308元/个,现价为1052元/个,降价幅度约为19%。据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其中降价幅度最高的一款配件是一个保险杠中的定位块,原价是150元,现价28元,降幅80%。

此外,广汽丰田也在近期宣布,从9月1日开始,将对旗下配件价格进行下调。重庆一家广汽本田的经销商总经理揭廷伟告诉商报记者,具体降价幅度仍需等候通知。

年底车价或迎低谷

一边是反垄断调查,一边是经销商面临着巨大的库存压力。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年底有望出现车价低谷。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数据显示,全国上月的库存预警指数为51.1%,虽然环比下降了7.8个百分点,但库存指数仍在高位运行。重庆汽车商业协会秘书长左雯雯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经销商的价格会出现松动。同时,反垄断调查也加重了市场上对购车的观望情绪。左雯雯表示,反垄断调查加上经销商的库存压力,或将在今年年底形成一个汽车价格低谷。

消费者能得多少实惠?

随着12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受罚,未来消费者在买车和修车环节是否能够得到实惠?

有行业协会和反垄断专家对记者表示,在《汽车销售品牌管理实施办法》修改完善之前,消费者买车、用车成本下降空间有限。

与此同时,办法规定消费者修车必去4S店的模式,仍然使得消费者在车企面前处于弱势地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副理事长苏晖此前曾表示,对零部件企业的重罚将警告那些企业不能再横向垄断中国市场的价格,但是车企作为汽车供应商,对经销商和消费者仍然十分强势。在目前中国不允许独立资质的第三方汽车维修及零件供应的机制下,让消费者负担最重的修车成本下降空间有限。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