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上市公司 > 雷士照明“武斗”未了:吴长江王冬雷南北对垒

雷士照明“武斗”未了:吴长江王冬雷南北对垒

发布时间:2014-09-06 22:56来源:未知root字号:

吴长江转守为攻:指责王冬雷在搞利益输送

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终于露面。昨日(11日)下午,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召集国内20多家媒体,举行了媒体见面会。在持续两个小时左右的会议中,吴长江用了超过一半的时间陈述自己与雷士照明董事长兼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之间的恩恩怨怨。

记者在现场看到,包括罢免职务、打人事件、关联公司、战略分歧等备受外界关注的话题,吴长江并未避讳,并坦言自己早已料到会发生此类事件,只是没想到一切会来的这么快,甚至开始正面“进攻”,指责王冬雷种种问题。

在安保严密的会场,吴长江还在现场播放了一段画面中标注为王冬雷带人打砸雷士总部并被警方带走调查的视频,火药味十足。

“王冬雷干预协议执行”

8月11日下午3点30分,在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办公室里,吴长江身穿橙色T恤出现在媒体沟通会上。这一时间比从前雷士照明与媒体约定的下午3点稍稍晚了一些。

记者了解到,2012年吴长江被雷士照明股东之一软银赛富合伙人阎焱罢免,在雷士经销商、供应商的支持下,成功渡过难关。“这几天我把手机关掉了,不想暴露‘家丑’让别人笑话。”在发布会上,吴长江显得非常平静。他表示,雷士风波已成教学案例,媒体和企业都更加关注,其最大的价值是对创业者的教训。

在吴长江看来,雷士照明在2012年前后有了非常大的变化。“2012年以前团队以世界品牌为梦想,不计个人得失来打拼,造就了今天的雷士,很多管理层是把雷士当做自己的事业来经营。但2012年后团队和经销商心态都变了,现在我的决策战略总是受到董事会制约。”

2012年,雷士照明引德豪润达入股。“牵线德豪润达是朋友介绍,我和德豪润达是一个换股交易,德豪润达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我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当时迫切需要这样一个合作伙伴。”吴长江表示,雷士照明有渠道和品牌,德豪润达有芯片技术,双方合作是出于公司在LED行业的战略布局。

吴长江坦承,雷士照明有了第一次、第二次风波,自己非常不希望有第三次。“但越不想出现,来的却越快”。

“雷士比德豪大多了,我本人也比德豪影响大多了,但我宁愿做二股东,两人之间一拍即合,但也签了协议,双方的义务、责任、权利,界定得清清楚楚。后来慢慢事实证明,他不按照这个执行,但我不断退让,忍让,我成为德豪股东这么久,但董事都不是。”吴长江称,自己在今年世界杯期间就已经有所察觉,不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分歧触及底线

在吴长江看来,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之间的合作,雷士照明所扮演的是救世主的角色。

“事实上我有很多朋友都认为引进德豪是引狼入室。”吴长江说,德豪润达的财务状况很差,包括一名德豪润达的高管都给我说,双方不合作德豪会崩盘,“是我救了他”。

王冬雷再发三炮:

吴长江嗜赌成性欠债4亿

8月11日,由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主导的雷士照明媒体通气会(北京)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召开,雷士照明董事长、临时首席执行官王冬雷和刚刚就任的独立非执行董事魏宏雄亲自坐镇。

原定于下午4点的通气会被推迟了半个多小时。在会上,王冬雷列出吴长江3大罪状:第一,非正常关联交易以及利益输送;第二,暴力阻挠依法罢免及万州工厂开工;第三,嗜赌成性,欠下4亿赌债每月利息1千万元。

关于吴长江对德豪润达在雷士照明进行大额报销的指责,王冬雷回应称,虽作为雷士照明董事长,却没有签字报销的权利,德豪润达也从未在雷士照明要过一分钱,并连续反问:“我会为几千、几万、几百万块钱去跟合作伙伴闹翻吗?又有什么花费可以使几百万呢?”

吴长江曾表示,自己和王冬雷都是疯子,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贺在华坦言,两个疯子的疯狂举动,再一次让人领悟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的真谛。

入股前确有君子约定

吴长江在被罢免董事长后向媒体表示,在2012年引进德豪润达,并进行股票互换之前,自己与王冬雷有过”秘密协议”。

吴长江称,这份协议内容非常详细,涉及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有三个要点,一是吴长江担任雷士照明董事长并掌控包括总裁在内的人事任免权利;二是明确在雷士照明的董事会席位的数量并出任德豪润达董事;三是吴长江不干涉德豪润达的运营、王冬雷不干涉雷士照明的事务。

“在入股之前,确实与吴长江有过君子约定,但有效期只有一年,另外前提是不能损害股东的利益。”王冬雷表示,吴长江承诺不再进行关联交易,但入股之后却继续增加和扩大关联交易,使得董事会忍无可忍。

至于吴长江指责王冬雷过多干涉雷士照明具体事务的问题,王冬雷却称 “深刻后悔对雷士照明内部事务的关注太少,不该相信吴长江”。

“我从未参加也从未召开过任何一个高管会议,而是一直在后台全力支持吴的工作,给他里子也给他面子。给他里子是通过股权交换让他挣了6亿,给他面子让他站在前台做CEO、做雷士的老大。”王冬雷认为,得了大便宜的吴长江本应该安分守己。

吴长江还对媒体表示,入股之后,德豪润达在雷士照明进行大额费用报销,金额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王冬雷表示不屑一顾,自称压根不会对这点小钱斤斤计较。

“第一,虽然作为董事长,但我并没有签字报销权;第二,本人在雷士从未报销过一分钱。我通过收购吴长江先生5.86亿股,用高于市价4亿元港币的价格,从抵押的银行手中接手他即将被拍卖的股票,使他免于破产,同时,通过增发德豪润达的1.3亿股给他,使他账面盈利3亿,一个能帮别人挣6亿的人,还会去报销那点钱吗?”情绪有些激动的王冬雷连续反问道,“我会因为几百万块钱去跟合作伙伴闹翻吗?又有什么花费可以是几百万呢?”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