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企业新闻 > 方正证券踢出乌龙球:操盘者仍是李友嫡系

方正证券踢出乌龙球:操盘者仍是李友嫡系

发布时间:2015-02-06 14:55来源:新华网李雪字号:

近日,监管部门向方正证券发出的《监管决定》,直指方正证券多重问题。

1月初爆出的方正集团李友案不断引爆方正证券的炸弹:来自大股东方正集团的两名董事余丽、李国军已被协助调查,董事长雷杰也失去联系,三人均与已经东窗事发的方正集团实际操盘手李友关系密切。

在方正证券原有9名董事多人被协助调查、失联和提出辞职后,事实上目前仅有4人能正常履职。而监管部门戳破的乌龙球也让人看到,方正证券现任董事会公司事务上的能力不足。

从公开履历来看,方正证券现任代理董事长何其聪、董秘熊郁柳均属李友嫡系,且都是半路出家进入证券行业。在踢出乌龙球之后,与方正李友系有关的黑天鹅,或许远未结束。

监管决定剑指三大硬伤

1月29日晚间,方正证券公告称收到监管部门的《关于对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等监管措施的决定》(以上简称:《监管决定》)。

《监管决定》剑指方正证券三大硬伤:

硬伤一:按先前协议,方正证券并购民族证券后本该适时召开股东大会重新改选董事、监事,截至《监管决定》出具时,各方仍未就执行上述股东大会达成共识。

硬伤二:方正证券出现了治理结构不健全、内部控制不完善的情况,已在编号为2014-075、2014-079、2014-093、2014-099、2015-004、2015-006、2015-007、2015-008、2015-013及2015-020等临时公告分别对相关事项及影响进行了披露,并提示了相关风险。

硬伤三:方正证券取消了2015年第一次股东大会,致第二次股东大会的前提已不存在,而方正证券方面未及时发布取消公告,违反了《公司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

三大硬伤的背后,方正证券董事会已成为A股市场上最奇葩的董事会。

九名董事徒有其四

《监管决定》显然保有余地,并未公开指出方正证券的治理结构不健全真相。

监管部门没有公开提出的问题是:方正证券现有9名董事中,董事长雷杰已经失联,董事余丽、李国军涉及方正集团李友窝案已被协助调查,早在2014年9月份,独立董事张永国、王关中即已先后提出辞职。因此,原9名董事中,实际只有4人是正常履职。

在去年9月2名独立董事早已提出辞职,1月初包括董事长在内的3名董事失联之后,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方正证券董事会完全未提出任何改选、增补董事的计划,亦为市场一大怪事。

方正证券陆续发布编号为2014-075、2014-079、2014-093、2014-099、2015-004、2015-006、2015-007、2015-008、2015-013及2015-020等临时公告并提示相关风险,也从侧面反映了公司畸形的治理结构,无法对众多事件做出有效应对与负责任的担当。

在方正证券长期无法改善治理结构的情况下,监管部门的《监管决定》作出了监管措施:“责令你公司(方正证券)在2015年2月16日前改选第二届董事会全部董事和第二届监事会全部非职工代表监事,改选董事、监事的股东大会由有权召集股东大会的主体依法依规召集。”

自残式的斗争损害公司利益

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透露,在发布《监管决定》前,监管部门对于方正证券已是几经协调各方股东单位和方正证券董事、监事,力促各方妥善解决问题。

下发监管决定之前,监管部门特意召集方正证券董事和监事,以及方正证券高管和股东代表,要求方正证券能按照重组协议和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达成共识,全面改组董事会和监事会,否则将按有关监管规定下发监管函。

若监管函不下发,可以避免上市公司遭受损失。但监管部门在原规定时间内,并适当延期后,仍未收到方正证券明确回复配合。最终,为避免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造成更大损失,监管部门才下发了监管函;

收到监管函,对于证券公司的影响极为重大,证券业内人士分析介绍:“责令整改监管函对券商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件,券商评级扣分至少1.5分,导致降级,一方面将造成多缴纳投资者保护基金至少几千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另一方面,降级将导致融资成本加大、荣誉受损等巨大间接经济损失。”

因此,方正证券董事会以沉默对抗监管部门的行动,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已属于损害了上市公司和股民的利益。

“李友系”仍在操纵方正证券

市场人士分析,在出现多名董事无法履职的情况后,方正证券方面仍拒不改选董事会,甚至对抗监管部门的行动背后,目标只有一个,阻止二股东政泉控股进入董事会。这一点,是“李友系”的最根本利益所在。

事实上,尽管方正庄家李友的两大得力干将余丽与李国军被协助调查,方正证券董事长雷杰亦遭遇失联,但方正证券仍牢牢由“李友系”核心人士把控。

接替雷杰的方正证券代董事长何其聪,同样是“李友系”的重要人物。在2001年李友带领其“郑航系”校友团把控方正集团后,何其聪于2003年10月至2008年6月任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资金部副总经理、总经理,协助李友的副手余丽管理“李友系”最核心的资金部门。

何其聪2008年才半路出家进入证券行业,但在“李友系”的背景支撑下青云直上,5年即做到了方正证券总裁,雷杰失联后又第一时间接任成为代董事长。

2013年初,即有媒体点明何其聪与李友的关系:“此次接任(方正证券)总裁的‘新帅’何其聪、新任副总裁吴珂,是两名70后,为李友嫡系。从履历看,两人从未有券商工作经历,均为券商‘新兵’。”

“41岁的何其聪,身兼方正证券总裁、财务总监、董秘三职,大权在握,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何待人谦和客气,‘执行能力很强’。但‘何其聪基本没干过券商专业业务’,方正证券人士透露。”

李友助理玩出大乌龙

如果说方正证券拒不回应监管部门的意见、长期不改选董事会,属于治理结构方面的毒瘤。那么不及时取消第二次股东大会的行为,客观上说,就是技术层面上的“大乌龙”。

这种乌龙的低级程度,监管部门似乎是以勒令小学生改正错别字的语气,在《监管决定》中提出“责令你公司监事会在收到本决定书后的次日取消所召集的2015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

“大乌龙”的产生,负责会议取舍的董秘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究竟是怎样业务水平的董秘才能造出如此乌龙呢?仔细方正证券董秘熊郁柳的履历,答案也就不足为怪了。

公开资料显示,熊郁柳女士,1982年生。2006年至2007年任职戴德梁行国际顾问行资产评估部主任,2009年5月至2010年3月历任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战略规划部职员、首席执行官助理。

从小职员到首席执行官助理,是熊郁柳职业生涯的一大飞跃,因为北大方正集团十多年来的首席执行官只有一个人,即2015年1月初被协助调查的大庄家李友。

而仅给李友当了10个月助理,熊郁柳就俨然成为李友家族的核心人物,中间有什么缘故不得而知。

10个月后,熊郁柳获得了火箭般的窜升:2010年-2012年担任李友弟弟李国军所在北大医药的董事会秘书,2012年起任方正证券董秘,助理总裁。

但讽刺的是2015年的这场大乌龙,足以反映熊郁柳华丽的履历背后,董事会工作业务水平的令人怀疑。

在重多干将被查之后,“李友系”仍然通过以何其聪和熊郁柳为首的董事长与高管操控着方正证券。

众多买了方正证券股票的投资者的悲剧或在于,与方正李友系有关的黑天鹅,似乎远没有结束。

转载于:http://www.voc.com.cn/article/201405/201405140931146344.html

(财编: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