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企业新闻 > 方正李友调查报告:三大路径掏走200亿国资

方正李友调查报告:三大路径掏走200亿国资

发布时间:2014-12-08 18:52来源:网易新浪财经字号:

最近炙热的北大医药“代持门”事件在持续发酵,犹如暴风袭来,一时间起千层浪,全部都引向了深不见底的黑洞。目前保持的获利3.5亿,并非只是开始,亦未必是最终的结局,可这一切却敲响了背后那些操盘者的丧钟。真相大白之日,黑洞无从匿形。目前已被揭露的仅是小小的冰山一角,方正集团960亿的国资的真正背后,暗藏着三大掏空路径。操盘者将会步步迈向怎样的结局收场?相信我们距离真相已经并不遥远,真相将只有一个。

方正系公司遍布代持毒瘤

“代持门”虽然火爆,但被“代持”的,不只是北大医药。

4000万股北大医药,以政泉控股的账号代持,初始成本9.2元/股,随着不断爆出的并购与资产重组利好刺激,股价冲上云霄。就在重大利好出现后的第二天,操盘者于17.98元/每股的高位开始减持,最终获利超过3.55亿元。

偶然性在于,方正集团CEO李友选择的代持马甲,是政泉控股这个并非自己嫡系的公司,而恰巧政泉控股有着雄厚的财务实力,最终挣脱方正集团方面施加的财务羁绊,走上了将事件公开化的举报之路。

但这一切并非偶然。方正李友选择政泉控股的原因仅仅在于自己玩法的变化,不变的则是代持的本质。

除了北大医药,方正集团旗下的多家公司中,均上演着的“代持门”。

2013年,方正证券有过一段注入方正东亚信托的故事,最终无疾而终。失败的故事,却让方正证券的股票走出了从3.6元/每股到8.25元/股的神话。

暴利背后,方正证券潜伏着一堆“拖拉机”式代持账户,从知情人士给出的信息来看,已经查实的46个账户开户人有来自深圳康隆、方正科技、上海海泰克、上海方融、成都市华鼎文化、上海钰越、深圳年富、上海圆通担保、北京新奥特集团、河南和信等多家公事的股东、董事、高管。而这一系列的公司,均在方正李友的资本脚步中留下了重要的痕迹。以上仅仅只是方正李友或方正证券背后马甲中有名可查的冰山一角。

时至如今,已有超过45亿资金,从以上账户中,流向方正李友个人的3个银行账户,以及李友妻子王超园的深圳农行账户。

除了方正证券、北大医药之外,方正系的上市公司方正科技等公司中,此前亦发生过代持炒股被发现的事件,最终方正李友花大价钱买通了审计机构得以掩盖。

贸易融资背后的圈钱游戏

当管理者执迷于通过关联公司为自己牟利,又如何能管理好方正集团这艘航母?

从表面上看,方正李友持拥的方正集团旗下拥有方正信产集团、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北大资源集团、方正金融、方正物产集团五大事业集群,总资产高达960亿之巨。

但是,在产业集群的外衣下,每年高达百亿元的贸易收入,粉饰着方正集团的营业收入,而实际单个公司的盈利情况,微乎其微,甚至长期是亏损。李友的方正集团的产业并没有做强,有的只是表面上的贸易繁荣和巨额担保与借贷。

以方正集团名下几家上市公司为例:

方正科技,2013年营收达52.33亿元,净利润仅7038万元。

中国高科,2013年营收7.92亿元,净利润9618.08万元。

北大医药,2013年营收23.16亿元,净利润仅7802.05万元。

最离谱的是香港上市公司北大资源:2011年营收54亿港元,亏损800万港元;2012年营收27.24亿港元,全是产品分销收入,亏损2500万港元;即使北大资源从2013年起开始发展房地产业务,但2013年的30.28亿港元营收中,仍有29.77亿港元是产品分销收入,这依旧是一家以贸易为核心的公司。

知情人士透露,李友的方正体系的贸易实质就是一笔交易在几个自己的公司转一圈,然后每交易一次就可以发生一次发票及合同,再用这些制造出来的发票和合同去银行解决银行承兑汇票。

以中国高科为例,2003年为例,中国高科从上海方正科技(香港)有限公司采购15.91亿元,向东莞市方正电脑科技有限公司销售20.04亿元。当时中国高科主营业务可以说完全依附于方正系公司,这样通过关联交易来拉出几十亿的营收后,净利润仍然仅3000万元。

高达百亿的贸易收入,加上关联公司的担保,使得方正集团能够从银行和市场获得融资。知情人士透露,仅到2010年,方正集团累计发债190亿元,向集团外的方正李友私人公司担保96亿元,加上贷款,负债达到300多亿元。

资产交易的掏空路径

除了代持炒股、虚假贸易,与上市公司的资产交易也是方正李友实现个人财富增值的一大路径。

还是以中国高科为例。2001年以前,中国高科是一家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此前作为“郑航系”的代表,在控制中国高科后,现在的方正李友在那时曾一度担任中国高科的董事、总裁及以下属房地产企业法定代表人。

2000年6月,中国高科先后将旗下大量资产集中到一家子公司创华投资进行“多种渠道、多种方式予以处置”。2001年,中国高科先后将上海海泰克贸易发展有限公司36%股权和上海高科诚华电子工程有限公司55%股权、濮阳现代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16.62%均以账面价转让给上海创华投资。

在把大量资产盘给创华投资后,中国高科方面迅速将创华投资几乎全部股权以净资产值的估值转让给外部的李友关联公司。集中了大量优质资产的创华投资,后来改名为利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11月28日首次转让创华投资时,审计的该公司净资产仅为1.22亿元,而在2001年12月31日审计的结果显示,由创华投资改名成的利德科技净资产突然飚升到了2.5亿元。几个月间审计的资产就暴涨了一倍。

通过频繁的洗劫中国高科,利德科技获得了多个原中国高科的房地产项目、实业项目和大量资本,实际估值在2001年末远不止2.5亿元。

而中国高科在剥离大量资产后,变成了一家空壳公司,主营业务一直成迷,长期以来营业收入主要依靠与方正的虚假贸易来维持表面繁荣,实际利润微乎其微。

作为资本运作的核心,通过攫取中国高科大量地产业务,与方正李友紧密关联的利德科技手上持有大批物业与土地。反过来,为了房产,中国高科后来又花更多的钱去向方正李友手上的利德科技买单。

2004年11月14日,中国高科向利德科技购买新金桥路1122号方正大厦第10层、25层两个楼面,价款为2495万元左右,然后中国高科子公司生物工程又向利德科技购买了新方正大厦8、9层两个楼面,总房价款约为2184万元。

仅此两项,中国高科及其子公司就向利德科技支付了4600万元。

而方正大厦总高25层,系由利德科技开发,就此估算这栋楼当时的估值就已达到3亿元。方正集团的体系之外,李友掌控的以利德科技为核心的自营公司,已经打造了一个隐型的地产帝国。

类似的运作,也一直在方正集团的其它上市公司上演。

200亿腾挪往海外

短时间审计数据突然剧增的现象,后来多次发生在方正李友操盘的方正集团改制等重大事件上,成为独特的“李氏操盘术”的标志性技巧之一。

正是依靠这种手法,李友等人通过招润投资以4000余万元的超低成本获得了30%方正集团股权,同时通过复杂的代持关系,掌握了方正集团960亿资产的绝对控制权。

凭借着对方正的绝对控制,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三大洗劫手法肆无忌惮的侵吞着国有资产。

知情人士透露,方正李友以各种方式从方正集团挪用的国有资产,目前已在200亿元左右。

仅李友与其妻子王超园的账户就一度操控着57亿资金在股市进出,这还不算深圳康隆、利德科技等公司多年来的违法所得。

另一方面,大量的资金被方正李友以贸易、投资等方式挪往海外。主要地点包括香港、新加坡及台湾。

在香港,方正李友也有一批战友和为数众多的关联公司。据调查,李友及其妻子王超园,两个女儿李茜、李欣雨、弟弟李国军,以香港的颐德资本管理公司为核心,目前至少同时在23家香港公司担任董事或股东。

方正李友女儿李茜,除了拥有新加坡国籍,在4家的新加坡公司中担任董事或股东外,还是新加坡期货市场上的一个传奇——一度动用40亿资金入市,在期货市场上呼风唤雨。

在香港颐德资本背后,有李友的另一盟友周育蔚、周昀生兄弟,二人在担任颐德资本的股东外,掌控着仲谨股份、网灿科技等一批台湾公司。

另外,李友本人还持有澳门、日本身份证及2个大陆身份证。

几重国籍的背后,究竟有多少公司在为方正李友进行海外腾挪?

无处不在:腐蚀了多少干部

以代持炒股、虚假贸易和资产交易掏空上市三大手段玩转方正集团,长达十余年的过程中,方正李友也经历过一些危机,但到最后都能化险为夷,其背后的保护伞功不可没。

在方正集团内部,李友最大的一次危机或来自曾经的左右手魏亚峰。

魏亚峰,最早任职于中国高科投资管理部,后随李友进入方正集团,2003年起担任方正集团收购的武汉正信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参与了李友在中国高科的资本运作、方正集团改制、收购武汉正信等一系列资本运作。方正集团在正信运作近七年的时间,成本5亿元左右,获得的各项有效资产的价值不少于20亿元。为此,魏亚峰还获得了方正集团2007年度的特殊贡献奖。

2008年以后,因为与方正李友在经营理念与资产处置上发生分岐,魏亚峰提出了辞职未获批准,随后走上了举报李友集团之路。但是魏亚峰并没有等到举报结果,就于2009年4月底遭到拘捕。

2010年12月,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挪用资金等罪判魏亚峰20年有期徒刑。据了解,魏亚峰向证监部门递交的各种举报材料,最终却落到了方正李友手中。

而在外部,方正集团与旗下上市公司的虚假贸易等行为,一度遭遇上海证监局的调查,但是证监局方面的调查负责人郑健,在查案过程中竟然遭到了抓捕,罪名是审案期间的受贿。随后上海证监局的7个专案人员一起被调离。

种种追责都化险为夷,方正李友显然有着深厚的靠山。

知情人士透露,证监会副主席的直系亲属姚亮,通过方正李友旗下关联公司输送,持有3000万股方正证券股票,目前市值已经超过3亿元。

北大医药“代持门”事件目前仍在持续发酵,事件背后的种种黑洞也在层层剥茧,逐渐展露端倪,李友究竟腐蚀了多少国家干部,才能获得这些无法无天的保护?真相即将揭开,北大医药“代持门”事件的始末原委也终将曝光,方正集团未来的路将会荆刺不断,我们拭目以待。 亚洲财经记者黄宗斌报道。

来源:http://xjqnpx.com.cn/a/guonei/27084.html

(财编: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