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金融资本 > 钢铁业十年兼并重组几度轮回 武钢职工频举报领导

钢铁业十年兼并重组几度轮回 武钢职工频举报领导

发布时间:2015-04-19 10:51来源:未知root字号:

钢的底:十年政策 几度轮回

他们至少还需要再坚持10天。届时,中央第十三巡视组为期两个月的进驻工作才会结束。这会是比较难捱的10天,巡视成果随时都会毫无预期地出现。

比如,2015年4月13日晚,武钢股份突然发出公告宣布其副总经理孙文东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3月31日,上海市纪委宣布,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是中国钢铁业最困难的时期:市场低迷,亏损扩大,在刚刚过去的一季度,行业全面亏损;短期银行贷款仍在攀升,已经达到了9800多亿,在1.33万亿钢铁业银行贷款中占到了近74%,债务危机导致倒闭暗潮正在涌动;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公司也举步维艰,10年前在钢铁产业政策号召下进行的一起起兼并重组,似乎正无法阻挡地破裂;内部管理漏洞也开始暴露。2015年春天,整个钢铁行业内外交困。

这时,中央巡视组进驻钢铁业,这是史上首次。他们要在中国钢铁央企代表武钢集团和宝钢集团工作两个月,到4月底才结束。根据中央要求和巡视工作职责,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这两家央企领导班子成员、下一级子公司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举报和反映。其他不属于巡视受理范围的信访问题,将按规定由企业和有关部门处理。

孙文东和崔健的“落马”,都多少让业内有点惊讶。大多数与他们打过交道的人,对这两个人都有不错的评价。他们说孙文东,有能力,很低调,如果不出事,甚至可能是武钢集团要培养的新一代领导班子核心成员;至于崔健,就更低调了,搞技术出身,很朴实。

他们的案发来自内部举报。中央巡视组的进驻,为举报提供了最直接有效的通道。目前,在武钢集团内部一些针对公司高层的实名举报线索仍在等待着最终的调查结果。而一些积怨已久的人甚至将公司领导的那些真假难辨的问题直接发到了网络上。

恰好又赶上了新旧交替。钢铁业的十二五规划在市场一片低迷混乱中即将结束,实施十年的钢铁产业政策看起来,也有点过时了。政府主管部门开始计划对这个内忧外患行业进行再一次拯救。——尽管这发生在新一届政府全面简政放权、进一步市场化改革的大背景下,主管部门还是觉得,钢铁是需要政府出手做点什么。

就在崔健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一周前,2015年3月25日下午,工信部的一个部长办公会确定,要着手制定一份名为《钢铁工业转型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简称《行动计划》)的文件。这个部长办公会还决定,《钢铁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也要做,同时工信部还正在着手修订10年前由国家发改委发布施行的《钢铁产业发展政策》。

在2015中国钢铁规划论坛上,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反思说,现在回头去看,《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做得太散太乱,在一个整体规划下面,还有50多个小规划,太乱了,针对性也不强。

《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于2011年10月24日由工信部印发,它的目标是,要在2015年末,钢铁工业结构调整取得明显进展,产能过剩地区的盲目扩张得到抑制,建成湛江、防城港钢铁精品基地,初步实现钢铁工业由大到强的转变。

现在看,上述目标很难如期完成。比如,武钢和柳钢合资建设的防城港钢铁精品基地项目进展缓慢。一度有传言称,不堪忍受停滞不前的柳钢方面,想甩开武钢单干了。而武钢集团2014年全面生产财务报表上,也已经将柳钢的数据提出,分开报表。在钢铁行业,财务报表的合并与分开,往往被外界视为是公司内部整合与分割的风向标。市场在猜测,也许在经过10年的痛苦磨合后,武钢和柳钢这个当年被国务院认可的兼并重组案例,裂痕已显。

工信部的《行动计划》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准备登场了。4月10日,工信部的一位官员说,目前进行的是《行动计划》第二轮征求意见了,此前在国务院相关部委层面的征求意见已经完成。但就在当天,一名来自国家发改委的相关官员说,他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工信部的征求意见稿。

不过,这也许并不会妨碍工信部《行动计划》的出台。因为按照工信部的设想,《行动计划》不是行业规划,只是一个部委对行业进行管理的工作文件。从行政程序上讲,不需要报国务院批准,因此部委之间的会签也就不是必须要走的程序了。

《行动计划》的总体思路是,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强化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依法依规加强行业监管,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有知情人说,孙文东涉嫌的受贿罪发生在其担任武钢集团下属鄂钢公司总经理期间。2008年11月,孙文东从武钢国贸总经理位置上调任鄂钢总经理。此后,随着中国政府为应对经济危机启动的四万亿投资计划,以及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计划,在武钢集团的支持下,鄂钢也开始了产品结构调整。2011年,鄂钢启动了总投资计划约120亿左右的特种钢项目,银行贷款由武钢集团提供担保。

不过,这次声势浩大的转型只用了两年就中止了。在先期投入了50多亿资金后,建成了一个中厚板生产线之后,鄂钢特种钢项目便没了后续。这时,随着中国诸多刺激政策的消退,钢铁行业开始感受到真正的危机。鄂钢陷入巨额亏损泥潭,内部怨声四起。直到现在,很多人都还没搞明白,当初确定的为十二五转型而上马的特种钢项目,为何突然停下来了。

2013年年初,在鄂钢当了4年总经理的孙文东被武钢集团任命为武钢股份副总经理。此后,亏损增加、转型中止的鄂钢内部矛盾开始不断爆发。从孙文东离开鄂钢到2015年的两年间,武钢集团先后两次更换了鄂钢总经理。直到2015年1月19日,武钢集团董事长邓崎琳在鄂钢召开干部大会,宣布集团公司对鄂钢领导人员进行调整,同时,提出了鄂钢转型发展、进行第二次创业的口号。

正是这次会议,彻底激发了鄂钢内部的不满。被武钢兼并重组10年后,鄂钢迎来了可能“要全面关停钢铁生产线,转向非钢业务,人员有效分流”的地步。据称,邓崎琳在这次会议上对鄂钢最近几年的发展和经营非常不满,他在大会上说,“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别干了。把生产设备都转移到国外算了。”

2015年1月20日,武钢新闻中心发布的信息显示,这次会议上,邓崎琳强调,鄂钢要响应国家号召,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淘汰落后产能,走出一条更加宽广、更好的发展道路,开创鄂钢第二次创业。集团公司、鄂钢公司以及有关部门都要对鄂钢这次的转型发展总体方案作出认真调研,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经广大干部职工讨论,报上级批准后再实施,做到总体设计分步实施。当时鄂钢内部流传的消息说,此番二次创业后,鄂钢11000多名职工,只保留5000人。

转型终于到了最核心也是最复杂的地步。而此时,武钢集团与广西柳钢的重组也陷入窘境,作为合作的成果,2010年8月获得核准的防城港钢铁项目停滞不前;2007年重组昆明钢铁也严重亏损。行业报表数据显示,昆明钢铁在2014年全年亏损了9.8亿。庞大的央企武钢集团一时间亏困交加。

内部职工对武钢集团领导多年积蓄的不满终于爆发,自2014年下半年起,对高层领导的举报开始不断出现,其中包括一些职位较高的人,也加入到举报行列。2015年2月底,中央巡视组进驻武钢集团,一个多月后,被重点举报对象之一的孙文东落马。据称,有举报材料称,孙文东等领导在武钢一些重点项目建设中,以及销售采购等环节,存在受贿等腐败行为。

当2014年下半年,武钢内部开始对孙文东等人频繁举报时,宝钢集团内部也有人对其集团副总经理崔健进行举报。据透露,崔健落马的主要原因,涉及其在担任宝钢不锈钢总经理期间涉嫌贪污转移公司经营款项,私自克扣销售环节收入等。

2012年年初,宝钢股份将其全部不锈钢业务剥离,上海宝钢不锈钢公司将受让了宝钢股份下属不锈钢事业部全部资产及少量经营性负债。此后,宝钢不锈钢公司成为宝钢集团下属的子公司,开始独立经营。不过,也有传言说,崔健的落马或许事涉其在担任宁波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期间。

除了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在宝钢集团的财务报表上,2014年新疆八一钢铁全年亏损22.5亿,广东韶关钢铁全年亏损11.9亿。这两个兼并重组而来的钢铁企业,成了宝钢集团最大的出血点。

2015年一季度,行业的数据更加难看。中钢协党委书记刘振江在“2015中国钢铁规划论坛”上称,2015年1月大中型钢铁企业出现亏损,2月份比1月份亏损额度更大,亏损面近50%,3月份仍是订单不足,库存增加。整体来看,2015年一季度,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将是总体亏损。

看起来,工信部的《行动计划》来得正是时候。参与《行动计划》制定的工信部官员说,不同于以前的钢铁行业规划文件,这次制定的是一个立足于短期的、更加务实的政策方案,文件要解决诸多更为实际的当下问题,找到一些企业愿意做,政府又能拿出具体政策的事情来推动。

现在,《行动计划》的征求意见稿正摆在地方相关政府部门官员的案头。起草者工信部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将反馈意见提交上来,以确保这份文件能够在2015年6月底之前发布实施。

从具体内容上,更能看出《行动计划》的短期性。它提出,经过2015-2017年三年的努力,再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要建立2-3个智能示范工厂;兼并重组取得明显成效,钢铁企业数量保持在300家左右;能耗总量实现零增长,污染物排放总量下降;形成一批一流产品、一流技术和一流环境的世界一流企业。

产能淘汰、兼并重组这两个自2005年《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发布便确定下来的行业管理工具,在工信部的《行动计划》中再次被提了出来。而此时,饱受兼并重组十年之痛的武钢和宝钢正在中央巡视组工作下,审视自身。

工信部希望即将出台的《行动计划》能够破解这一怪圈。因此,其提出,在一定时间内暂停批准新上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等方面的产能,在建的产能也要停建或缓建,用一段时间消化过剩产能。工信部部长苗圩在3月6日接受中央媒体集体采访时提到了这些措施。

不仅仅是产能,工信部还希望《行动计划》能将中国钢铁企业的数量保持在300家左右。这是一个冒险又令人费解的决定。因为,外界很难理解,既然《行动计划》提出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那又为何将市场的主体——企业的数量划定在300家左右?

工信部的官员解释说,300家左右的企业数量是依据《钢铁行业规范条件(2012年修订)》来的。2012年10月1日,工信部制定的这份文件开始实施,至2014年11月25日,工信部先后分三批公布了总计305家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2012年修订)》的钢铁企业。这些被公布的企业,此前一直被关在国家发改委的大门外,这时开始逐批被工信部认可了。

据工信部官员测算,三批公布的305家钢铁企业,总产能占到了目前钢铁产能的近90%。这意味着,剩下那些未能挤进此前工信部公布的大名单当中的钢铁企业,已经被排斥在《行动计划》之外。

4月10日,工信部的官员强调说,《行动计划》中有关保持300家钢铁企业的提法,来自于专家的呼吁,目前并不成熟,还在征求意见。

工信部的官员们深知,如何进行落后产能淘汰确实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命题,而在新常态下,这道命题的破解,更加困难和复杂。

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辛仁周最近到钢铁大省河北进行了一次调研,——他选择河北,是因为河北目前还没有向工信部上报2015年的产能淘汰计划。在那里,这位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突然意识到,很多企业的产能并不能随便淘汰。

辛仁周发现,很多地方的钢铁企业在向银行贷款时,都存在着相互担保、连环担保的情况。他说,在这样的债务担保链条上,如果淘汰或关停其中的一家钢厂,可能其他几家钢厂也会跟着受牵连。别说钢厂、地方政府,甚至连银行也不愿看到这样的淘汰。2014年3月底爆发的海鑫钢铁破产案,已经显露了这些迹象。

2015年4月10日,来自权威部门的人士提供的最新信息说,海鑫钢铁的债务总规模达到了200亿。这涉及到33家金融机构,同时还有德龙钢铁、美锦能源等多家钢铁、能源企业因为其提供担保而被殃及。

这些复杂的连环担保模式,让工信部的产能淘汰计划有点投鼠忌器。根据统计,仅中钢协80余家会员企业的现有负债规模就超过了3万亿,除去银行贷款1.33万亿元,剩下近1.7万亿几乎都是不可思议的高息短期贷款。

数据显示,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2014年银行短期贷款超过了170亿,同比增长了13.32%;而长期贷款则下降了29%。武钢集团鄂钢公司2014年银行短期贷款超过了80亿。在亏损严重的前提下,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3月31日,上海市纪委宣布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当天,宝钢集团正式与重组六年之后的宁波钢铁分手了。

而宣布这个消息的,却是杭钢股份。当天,杭钢股份发布重组公告,杭钢股份向宝钢集团、宁开投资、宁经控股发行股份等购买其各自持有的宁波钢铁、紫光环保、再生资源和再生科技的相应股权。简单来理解,通过这次资产重组,杭钢股份获得了宁波钢铁集团100%的股权,同时还被注入了环保、电商、可再生能源等业务。

宁波钢铁集团原本是一家民营钢铁企业,前身为宁波建龙钢铁集团。始建于2003年,那正是中国钢铁业开始狂飙突进的岁月,与其同时建起来的钢厂还有另一家著名的江苏铁本钢铁公司。冶金博士出身的民企钢铁大亨、浙江上虞人张志祥这一年建立了宁波建龙钢铁集团,张志祥担任宁波建龙钢铁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副董事长为郭广昌。当时的宁波建龙钢铁集团,创始股东还包括新希望集团的创始人刘永好,几乎是清一色民营股东。

宁波建龙钢铁集团在开工建设一年后就迎来了它的第一次震动。2004年4月,国务院派出的专项督查组查实铁本钢铁项目违规,被认定为“一起典型的当地政府及地方有关部门失职违规,企业涉嫌违法违规的重大事件”。

危急关头,浙江省国资背景的杭州钢铁集团出现了。2004年8月,杭钢与宁波建龙钢铁集团初步达成重组协议,杭钢以51%的股比入股宁波建龙钢铁集团。杭钢集团进入两年后,到2008年年底,张志祥、郭广昌、刘永好这三位具有民营身份的创始股东,悉数退出宁波建龙钢铁集团。这家民营钢铁企业,被后进入者——浙江省国有企业杭钢集团全盘接手。

三个月后,2009年3月1日,在国家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出台背景下,四处出击兼并重组的央企宝钢宣布重组已经完成更名的宁波钢铁集团。当时宁波钢铁集团注册资本为36亿元人民币,宝钢集团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出资20多亿元,持有宁波钢铁集团56.15%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杭州钢铁集团公司持股43.85%。

但很快,徐乐江就发现,对宁波钢铁集团的重组并没有那么简单。2013年9月14日,在一个钢铁行业论坛上,徐乐江提及了他对宁波钢铁的反思。他说,很多重组,只有在整合之后才发现诸多制度性障碍,最难的不是派几个人、投多少钱,进去之后,不同企业的文化、考核机制等方面的融合才是最难的。企业要做一个事情,得有做事情的环境。如果环境没有,就会很难。

当时,徐乐江刚刚拒绝了工信部部长苗圩的一个建议。苗圩建议宝钢充当中国钢铁业兼并重组的主力军,徐乐江要做中国的卡耐基——美国钢铁大王。而徐乐江则回信给苗圩说,这需要苗圩部长和国务院给我一个做卡耐基的环境,没有的话,我要做卡耐基,还没做成,我就死了。

现在,随着杭钢股份的资产重组,宝钢失去了对宁波钢铁的直接控制权,而宁波钢铁,在经过12年的不断重组波折后,从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变成了一个100%的国有企业。同时,在重组进入宁波钢铁5年后,宝钢成了杭钢股份的一个股权投资者。

杭钢股份董秘办人士说,重组完成后,宝钢集团在杭钢股份中的持股,大约在20%左右。但是宁波钢铁集团人事任命、生产经营、战略规划等等,都将由杭钢股份说了算。

杭钢控股宁波钢铁集团的工作推进得非常迅速。4个月前,也就是2014年12月,在浙江省政府的主导下,杭钢注资宁波钢铁,并开始调整宁钢管理层。宝钢集团派驻宁波钢铁的董事长崔健连同其他管理人员,已经悉数撤出宁波钢铁。

如果再回到崔健,他在2012年以总经理身份接手的宝钢不锈钢公司,其实也是宝钢股份为了筹集建设其湛江钢铁项目的启动资金而调整设立的。湛江项目,宝钢集团与广东钢铁公司重组的产物,是过去几年间中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又一个样板工程。

而在武钢内部,持续不停的举报还在继续,那些对自己从事的这个行业当下的生存状况极度不满的职工们,对公司领导们有些恼羞成怒。

中国钢铁业十年兼并重组、十年分分合合;时而热闹非凡、时而如坠泥潭。期间,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投资项目不断涌现,孙文东们和崔健们的机会也随之而来。而现在,一些参与其中的当事人,有的身陷囹圄,有的则备受熬煎。

再过几个月,中国钢铁业就将迎来一份新的三年行动计划,一个五年发展规划以及一个时间更长的产业政策。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