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经济评论 > 资金链断裂,辉山乳业21亿“绝望”融资租赁浮出水面

资金链断裂,辉山乳业21亿“绝望”融资租赁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2017-03-25 19:20来源:腾讯网root字号:

3月24日,辉山乳业临近午盘结束时突然暴跌,跌幅最高扩大至超过90%,终跌85%报0.42港元/股,并随之在下午停牌。

有辉山乳业债权人透露,在辉山乳业股价暴跌的前一天,辽宁省金融办已组织召开有关公司的债权人会议,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并希望能给辉山乳业四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多次联系辽宁省金融办,但辽宁省金融办主任王英短信回复称,“由于很多事情我们无法辨别真伪,因此不接待记者采访”。

不过,通过梳理辉山乳业的所有公告发现,仅从去年4月开始,辉山乳业涉及的融资租赁次数就已经达到4次,涉及金额超过30亿元(一笔取消,实为21亿元)。而在此基础上,辉山乳业涉及的银行贷款、股权质押均未计算在融资额度内。

而面对整个事件仍未水落石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希望通过公开信息,及与有关债权方的求证,来还原出辉山乳业在近两年来的融资进程,并以此窥探整个事件的背后原因。

四次融资租赁

如果不是因为前一天上午的那次“洗仓”,有关辉山乳业(06863.HK)的一切不会被“万众瞩目”,尽管这一切辉山乳业并不情愿看到,即使这一切在浑水连发两则看空报告后也仍未能办到。

所有原因都指向了辉山乳业的资金链问题,而从其近一年以来的融资租赁,又或可看出一些端倪。

根据辉山乳业的公告显示,公司对外披露融资租赁消息,最早来自于2016年4月29日。彼时,辽宁辉山集团作为出售人及承租人,与广东粤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作为购买人和出租人,签订了融资租赁协议,租期为协议生效日至2021年4月30日。

根据这份协议,辽宁辉山集团将获得10亿元融资,年化率不高于每年6.2%,并在此后分18期还款。其中,在2017年1月30日偿还1亿元本金,此后则每三个月的30日偿还5000万元,最后一期则是偿还1亿元。

然而,这次的融资租赁最终在去年11月26日告吹,原因则没有提及。不过,在取消与广东粤信的融资租赁计划后,辽宁辉山集团又转身与盈华租赁签订了融资租赁协议。

与盈华租赁的协议显示,其将向辽宁辉山集团提供融资7.5亿元,期限5年,年化率则是固定的6.2%。

对于还款计划,辽宁辉山集团将从2017年开始,每年5月和11月份10期等额向盈华租赁支付本金7500万元及相关利息。

第三份融资租赁计划签订于2016年12月8日,签订双方则是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及两家附属公司(下称“辉山中国集团”)和中建投租赁(天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建投租赁(天津)”)。

有关协议显示,辉山中国集团将在此后的6个月期间,向中建投出售其若干物业、厂房及设备(租赁资产),换取中建投租赁(天津)3亿元的融资,年利率5%

最新的一份融资租赁协议,则是今年3月17日,由辉山中国集团与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鑫租赁”)签订,后者向前者提供融资2.5亿元,年化率为6%。

3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再了解到,辉山乳业还与深圳知名互联网金融平台红岭创投融资,涉及金额则是5000万元,期限15个月,年利率11%。值得注意的是,最初红岭创投给出的融资额度为1亿元,期限12个月,年综合费率则是15%。

此外,在浑水发布的两封有关辉山乳业看空报告中,曾提及公司向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下称“金交所”)进行融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有关辉山乳业报道时发现,去年7月,网金社一款名为“尊享-穗鑫金辉1号理财计划”、年化率7.2%、183天短期锁定、额度为5000万元的产品,便是由辉山乳业提供本息连带责任担保,且最终资金正是用于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发放银行委托贷款。

根据网金社官网介绍,其是由金交所负责运营管理的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后者则由中国投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简称“中投保”)联合恒生电子和蚂蚁金服共同发起设立。

不过,恒生电子董事长彭政纲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没这回事”。

融资额度待解

尽管目前有关辉山乳业此次股价的暴跌原因仍未有定论,但市场普遍猜测与公司资金链出现断裂有关。有消息称,其因公司遭中国银行审计发现,账上30亿资金被转出投资地产,消息走漏造成股价大跌。

而除去上文提及的有关融资租赁、P2P平台等渠道融资外,实际上辉山乳业涉及的主要融资渠道,是银行贷款与股权质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上文债权人处获悉,截至去年底,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截至2016年9月,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第二为中国工商银行,金额21.1亿元。第三为九台农商行,金额18.3亿元(根据最新消息,九台农商行授信金额已排在第二)。

辉山乳业2016财年年报显示,彼时公司仍存有112亿元的无条件银行贷款,但在2017财年上半年财报中,信贷额度则下降到50亿元。

而根据早些时候流出的一份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人会议的文件显示,涉及的银行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沈阳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辽宁省分行、工商银行辽宁省分行等共计23家。

浑水的看空报告则显示,辉山乳业自2014财年到2016财年期间,净利息融资成本增加了近3倍。且截至2016 年9 月,2017 财年上半年的融资成本高达4.513 亿元。

此外,辉山乳业与平安银行之前的股权质押,亦一直颇受市场关注。

2016年12月底,辉山乳业实控人杨凯通过旗下公司,与平安银行签署了总额24亿港元的贷款,抵押物则是34.34亿股辉山乳业股票,这部分股票占公司总股本为25.48%。

不过,平安银行表示目前这部分股票仍处质押状态,因此不是辉山乳业前一天股价暴跌的原因。

香港某中资投行高管Denni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目前消息看,辉山乳业的情况总体而言是银行追债的结果,而且也不能排除做空的原因。

“这次的情况应该与之前的恒发洋参类似,股票价格严重高估,财务缺乏扎实,股票又被大量质押,是出事的节奏。”Dennis说。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认为,这与市场传闻大股东挪用巨额资金,从而造成恐慌式抛售也可能有关,但他认为,即使如此,“30亿挪用对比300多亿市值,也不至于让股价出现如此大的波动”。21世纪经济报道 饶守春 北京报道

(财编:自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