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经济评论 > 艺龙去哪儿纠纷一审判决:艺龙获赔5000多万元

艺龙去哪儿纠纷一审判决:艺龙获赔5000多万元

发布时间:2015-01-04 23:02来源:未知root字号:

本应该休息的元旦假期,对于艺龙和去哪儿的员工而言却是异常忙碌的,因为就在此时,艺龙公布与去哪儿诉讼案件的最新进展,称2014年12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去哪儿旗下北京趣拿应按照分销协议之约定,按照未达到其承诺的间夜量,赔付给艺龙网造成的损失人民币5200多万元。(更多独家财经新闻,请加微信号cbn-yicai)

艺龙称获赔

艺龙发布与去哪儿诉讼案件的如下最新进展显示,2014年12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院”)针对艺龙的一家子公司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艺龙网”)与去哪儿的一家下属公司北京趣拿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趣拿”)之间合同纠纷的诉讼案件做出了一审判决(“判决书”)。因北京趣拿擅自终止了与艺龙网签署的为期三年的酒店库存合作协议(协议和补充协议统称“分销协议”),艺龙于2013年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艺龙表示,法院判决书中的内容包括:法院认定北京趣拿发出的终止通知函无效,北京趣拿提前终止分销协议构成违约,北京趣拿认为艺龙网违反协议的主张未获支持;法院判决,北京趣拿应恢复与艺龙网国内前台现付酒店库存的分销业务合作,继续履行分销协议;法院判决,北京趣拿应按照分销协议之约定,将2013年9月6日至2014年9月30日期间,未达到其承诺的间夜量给艺龙网造成的损失赔偿款支付至艺龙网设立在北京趣拿的广告投放充值账户中,计人民币5233万多元。自2014年10月1日起至北京趣拿实际恢复国内前台现付酒店库存分销合作之日(但不超过2016年6月30日),按照每自然季度不低于45万间夜量为标准,北京趣拿应就其未达到的间夜量,以每间夜27元的标准,继续向艺龙网设立在北京趣拿的广告投放充值账户中支付相应赔偿款,每自然季度结算一次;艺龙网向北京趣拿支付因北京趣拿违约终止分销协议前(2013年7月1日到2013年9月5日期间)所产生的佣金,计人民币812万多元;法院判令北京趣拿向艺龙网支付律师费等费用人民币22万多元。

法院判令案件诉讼费由双方按不同比例承担。艺龙网和北京趣拿的任何一方如不服法院判决,均可在法院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院的本次判决书在上诉期过后或上诉判决生效后方生效。

“艺龙当初从去哪儿全线下架艺龙的酒店产品。去哪儿为了争取艺龙在去哪儿上销售,同意在分销合同中明确最低产量承诺以及达不成最低产量承诺就给予艺龙相应的赔偿金,并同意在合同明确违约必须承担的违约责任。法院依据双方的分销合同,裁定去哪儿违约,并承担相应的违约的赔偿责任。这个案例的是非曲直非常明显,去哪儿擅自违约,还想耍赖不承担赔偿责任,这个耍流氓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艺龙CEO崔广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赔偿金额来说,这个判例开历史先河,这是互联网业最大金额的违约判罚,具有震撼作用。它警示那些不守合同的人,低成本违约时代已经结束,真正的按合同约定赔偿的法制时代已经来临。由于违约成本高,违约必须赔偿,企业就不敢违约,迫使企业更诚信。企业都重合同守信用,交易成本就会降低,经营环境会更好。对于艺龙和去哪儿,或者任何交易双方来说,这场官司的意义最重点要就是诚信,在商业上就是重合同守信用。擅自违约,必须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去哪儿不认输

面对上述判决结果,另一主角去哪儿则向记者回应,该案中去哪儿收入了800多万现金,并无现金支出。上述5200多万不会对去哪儿网造成任何财务损:因为该款项名义上是给艺龙的,但实质上是要打在艺龙设立在去哪儿网的广告账户里。而去哪儿网的账户,则必须按照该公司规则进行广告消费,不能提现。这样对于去哪儿网来说,没有任何现金进出,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经济损失。倒是艺龙按照判决书,需要支付给去哪儿网佣金,合计812.7402万元现金。

去哪儿表示,从上述角度而言,自己并没有输。其进一步表示,事情起源于2013年,当初艺龙和去哪儿网在酒店业务上携手对抗携程,由于看好去哪儿网,艺龙主动提出合作——请求去哪儿网作为其前台现付酒店库存的分销商,帮助其销售酒店。条件则是去哪儿网按照每季度不低于45万间夜的销量为艺龙分销;如果达不到,去哪儿网将会按照每间夜27元的标准补贴给艺龙;另一方面,艺龙则不仅需要向去哪儿网支付广告费用,同时也需要支付佣金。当初,艺龙看好去哪儿网、双方达成的契约。之后,去哪儿网发现艺龙的库存在自己的平台上并不好销售,此后又发生了国际酒店纠纷。当时艺龙国际酒店迟迟不能上线,为此去哪儿网提出终止合同。双方就此无法达成一致,艺龙最终到起诉到法院。法院判决双方继续履行合同。此时,已经是2014年12月底。对于瞬息万变的IT业来说,已“换了人间”。此时,艺龙已经丧失了酒店第二的地位,越来越衰弱。这一年,艺龙曾经试图联合同程对抗携程,但最终被携程入股同程而宣告失败。

“而这一时段,去哪儿网在酒店业务上按效果付费收入已经达到了1.117亿元,同比增长98.1%。此外,去哪儿网酒店间夜总数达到1000万,超过艺龙的940万间。并且去哪儿网在数百个城市的酒店团购超过了美团。2014年第三季度,去哪儿网酒店直销量占酒店业务总量的51%。”去哪儿内部人士透露。

据悉,去哪儿网将选择上诉。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去哪儿在官司方面并不太顺畅,但其近期宣称已在间夜上超过艺龙,摆出“坐二望一”的说法。

对此,崔广福表示,事实是第三季度艺龙的间夜是940万,去哪儿直销的间夜是500万间。去哪儿在直销上离艺龙距离还远。“至于去哪儿宣称的直销产量,那个是估计,没有真实的数据。把直销和平台放在一起算,就像粮站宣称自己是种粮大户一样可笑。去哪儿之所以搞直销,就是因为它的平台模式出现巨大的瓶颈。携程和如家都从去哪儿下架了。携程从去哪儿下架,去哪儿说携程的服务不行,是去哪儿把携程主动下架的;如家从去哪儿下架,去哪儿说如家的产品不行,是去哪儿把如家下架的。去哪儿颠倒黑白的,谎话连篇,这个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希望去哪从这次的判决里学到教训,做个诚实的企业。”


(编辑:余佳莹)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