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产业经济 > “血王”上海莱士5跌停市值缩水400亿 大股东3.51亿股质押违约或遭强平

“血王”上海莱士5跌停市值缩水400亿 大股东3.51亿股质押违约或遭强平

发布时间:2018-12-14 12:08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oot字号:

  导读:如果股价继续下跌,上海莱士一度“长袖善舞”的高质押操作或将吞下苦果,而其大股东被强平的股份,或远远不止3.51亿股。

  本报记者 朱艺艺 上海报道

  12月7日复牌开始,连续吃下5个跌停的“血王”上海莱士(002252.SZ),400亿市值瞬间灰飞烟灭。

  如同蝴蝶扇动翅膀,股价持续下跌,给上海莱士带来的影响还在发酵。

  12月12日晚,上海莱士公告称,控股股东莱士中国、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科瑞金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科瑞金鼎”),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的金额逾期而构成违约,涉及湘财证券、国泰君安等多家机构,如其与各方质权人未在近期达成一致意见,其部分质押股份将被处置,从而存在所持股份被动减持的风险。

  3.51亿股或被强平

  12日的公告显示,莱士中国质押给湘财证券的1100万股、质押给芜湖歌斐的1500万股,合计26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2%)因逾期构成违约。

  此外,科瑞天诚质押给国泰君安的1913万股、科瑞金鼎质押给国泰君安的6662万股,合计85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2%)也因部分金额逾期构成违约。

  上述质权人均表示,将在公告之日起的15个交易日或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相应股份。

  事实上,这并非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第一次处于如此“被动”的地步。

  12月7日复牌一字跌停,上海莱士就提示了控股股东可能存在被动减持股票的风险。

  当时,莱士中国质押给开源证券的8800万股、质押给国海证券的3240万股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部分金额逾期构成违约。

  无独有偶,科瑞天诚质押给信达证券的3800万股,科瑞金鼎质押给申万宏源的5901万股、质押给金元证券的2221万股,也因违约面临被动减持风险。

  综上,上海莱士两大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涉及质押逾期违约达3.5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06%),其中莱士中国涉及1.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4%),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科瑞金鼎涉及近2.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2%),这些股份都面临被动减持可能。

  “大股东也在通过各种措施,比如展期,增加保证金或抵押物等方式,和质权人进行沟通协商”,12月13日下午,上海莱士证券事务部人士解释,公告只是一个预披露的风险,目前大股东所持股份尚未遭到被动减持。

  与此同时,记者多次拨打上海莱士董秘刘峥的电话,但一直处于来电提醒状态。

  因上海莱士股价跌幅过大,其控股股东参与33亿元规模的3只资管计划也已触及平仓线,面临被清仓的命运。

  2015年7月-2016年1月,科瑞天诚参与由鹏华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15亿元的科瑞莱士资管计划,2015年8月-2016年2月,莱士中国控制的上海凯吉进出口有限公司参与由鹏华资产发起设立的15亿元的凯吉莱士资管计划1期和3亿元的凯吉莱士资管计划2期,其持有上海莱士的股权比例分别为1.31%、1.35%和0.29%。三大基金资管计划合计持股1.46亿股,占比2.95%。

  鹏华资产在公告中表示,“将根据合同约定,对上述三个资管产品的标的证券拟进行平仓操作”。

  如果股价继续下跌,上海莱士一度“长袖善舞”的高质押操作或将吞下苦果,而其大股东被强平的股份,或远远不止3.51亿股。

  截至10月11日,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合计持有17.37亿股(占总股本的34.92%),合计质押17.28亿股,质押率高达99.4%;与此同时,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科瑞金鼎、科瑞集团合计持有18.32亿股(占总股本的36.84%),合计质押17.47亿股,质押率也高达95.36%。

  12月13日,上海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股票质押交易违约,“一般先是预警、补仓,最后才是平仓”,但是“出这种公告,大概率是大股东已经无力补仓,协商也比较困难,何况市场还有踩踏情绪”。

  另一位上海券商人士则提到,“如果和质权人达成一致,大概率就是展期,但是如果其股价连续跌停,加上涉及限售股或对交易量的限制,也没那么快平仓”。

  400亿收购案何时出炉?

  略显尴尬的是,主营血液制品的“血王”上海莱士,一度以“股王”扬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15年,上海莱士就对万丰奥威(002085.SZ)、兴源环境(300266.SZ)、富春环保(002479.SZ)三家公司情有独钟。

  2015年和2016年,上海莱士的净利润分别高达14.42亿、16.13亿,其中,2015年通过押注万丰奥威和富春环保,净赚8.65亿,2016年又靠“炒股”(万丰奥威、富春环保、兴源环境)赚了6.72亿。

  不过2018年,行情急转直下,2018年6月底,上海莱士所持万丰奥威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8.43亿,兴源环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5.66亿,由此,上海莱士2018年上半年巨亏13.78亿元。

  “鉴于目前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以及近期的证券市场表现,公司拟计划未来不再增加新的证券投资,原有的证券投资也将在未来适当的时机逐步实现退出,公司的战略和发展仍将聚焦于血液制品主营业务的深耕和精琢。”今年9月1日,上海莱士如此公告。

  在这样的背景下,停牌9个月的上海莱士,在11月22日抛出了一项A股史上最大医药并购方案,其拟作价约50亿美元(折合约343亿元人民币)收购西班牙血制品检测龙头企业GDS100%股权,及作价约5.89亿欧元(折合约48亿元人民币)收购德国血制品生产商天诚德国100%股权,两项交易合计人民币近400亿元。

  令人不解的是,根据2018年三季报,上海莱士的账面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5.18亿元。在资金链如此吃紧、叠加高质押的情况下,上海莱士近400亿并购资金从何而来呢?

  对此,上述证券事务部人士仅表示,“具体的收购方案还未公布,交易价格以公告内容为准”。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