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产业经济 > 夯实铜基加码军工 楚江新材进口替代的"慢功夫"

夯实铜基加码军工 楚江新材进口替代的"慢功夫"

发布时间:2018-11-22 20:29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root字号:

  很少有人比拳击手更加让人敬畏,他们努力、务实、循序渐进地训练自己的体魄,每一次出拳都试图更快、更重、更准。

  在中国的铜板带加工领域,楚江新材(002171)董事长姜纯是位拳击手。近20年积累,随着上市公司前次募投项目“铜合金板带产品升级及产能置换和智能化改造”明年6月全面达产,高端产能在未来三年内逐步释放,楚江新材高精铜板带的产量和品质都将进入全球铜板带的第一梯队,国内“高精尖”铜基新材大规模依赖进口的产业格局有望被改写。

  过去5年,作为产销量中国第一、世界第三的铜板带上市公司,楚江新材做到了主营业务铜板带产能利用率、产销率、资金回笼率达到3个100%。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超过110亿元,盈利3.61亿元,创下历史新高。今年前3季度各指标依然稳中有增。

  近日,楚江新材定增收购主营碳纤维复合材料业务的江苏天鸟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天鸟高新”)正式获得无条件审核通过,公司在铜基材料深耕数十年的积累的经验有望向军工新材料复制,力促中国碳纤维应用新材料产业实现进口替代。

  在楚江产业研究院二楼办公室里,楚江新材董事长姜纯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打开了话匣:为何以精细和专注著称的基础金属材料龙头,要向看似不熟悉的碳纤维新材料领域进军?双轮驱动、军民融合背后,是一套怎样的连击?

  

  铜板带行业的黄埔军校

  让诗人留下“天门中断楚江开”名句的安徽省芜湖市,明明不具有发展铜加工行业的原料、市场、运输等先天优势,却聚集了A股全部三家以铜板带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是全国重要的铜基材料加工基地。

  这三家上市公司多少都和姜纯有关。某种程度上,姜纯的经历扣合了中国铜加工产业的发展历程,也可以解释芜湖为何能在这个产业“异军突起”。

  先把时间回溯到改革开放的1979年。19岁的姜纯闯过高考“独木桥”,成为江西冶金学院(现在的江西理工大学)的大学生,学的就是压力加工专业。小时候习武,大学在校期间,姜纯发展了打拳击的特长。

  1983年大学毕业后,姜纯回到家乡芜湖,从技术员开始做起,逐渐变成了铜板带产业的“黄埔军校”校长。

  1986年,芜湖铜带产业开始起步,当地冶炼厂和芜湖鸠江区大桥镇联营成立了芜湖市最早的一家有色金属压延厂(下简称“压延厂”),但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工资发不出,原料都买不起。科班出身的大学生姜纯,1991年临危受命,成了压延厂的厂长。

  彼时,国内铜板带加工还在混沌中求索,虽然下游家电、电力、通讯行业对厚薄、材质的需求不同,厂家的产品却只能遵循国家标准,制作“标准”产品。但姜纯接管压延厂以后,他带领技术和生产骨干编制起各种操作、管理规范,根据顾客需要来“找规律”,分行业制定用料和分选、加工工艺等标准。创造性的找到了个性化、定制化、小批量、多品种的新模式。

  服务跟上了,产品好用了,订单起来了,公司开始对既往呆账烂账加大清收力度。姜纯组织了清收小组:客户若有一万的欠款,公司哪怕花五万的代价,也要收回来。接手三年下来,芜湖郊区的压延厂不仅没了坏账,当时成了当地最赚钱的乡镇企业,住在市区的人反愿意去大桥镇上班。除了压延厂,姜纯后期还挑起了当地有色型材分厂的担子。

  这两家有色金属加工企业,在姜纯手上发展成了芜湖冶炼厂旗下最挣钱的两块资产。到了1998年,芜湖冶炼厂将内部比较好的资产整合,发起设立鑫科材料并改制上市,压延厂和型材厂是盈利主体。由于经营能力突出,2000年,姜纯也被任命为芜湖地区、也是中国铜加工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鑫科材料的总经理。

  2002年国企改革期间,深圳一家民营资本入主鑫科材料,姜纯选择了离职自主创业,建立了楚江集团,其中包括发力黄铜板带产品的精诚铜业(楚江新材前身)。再后来,以紫铜板带为拳头产品的众源新材上市,加上在锡磷青铜带和白铜带上有先发优势的鑫科材料,芜湖三家铜板带上市公司在行业细分领域各领风骚。

  共通的是,芜湖铜基加工企业的都借鉴、引用芜湖压延厂时代开始摸索出来的一套技术、管理体系。正是有了“黄埔军校”培养的系列人才,芜湖这个既不靠近原料基地、也不接近下游市场的地方,反而成了国内铜板材加工重镇。

  

  三个“100%”背后的世界领先

  循序渐进日积月累的训练,什么挑战都敢迎面接受的勇气,“拳击手”的风格锻造出了楚江新材严、实、硬的工作作风和执行力。

  决意自主创业时,姜纯赶上了中国加入WTO的历史大潮。2002年起,国内对铜的需求迅速猛增,中国逐渐成为全球最大的铜材生产国和消费国。这段时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上产能,抢市场”。到2007年9月,精诚铜业改制,运作规范,敲响深交所的上市钟。等到2008年经济危机来临时,融资提升抗风险能力的精诚铜业重点放在了提升效率提升和成本优化,练内功、强基础,保持了规模和绩效同步增长,楚江集团在2014年实现了集团整体上市。

  如今,证券时报记者在楚江新材工厂里看到,这个中国最大的铜板材加工企业里,废弃铜料堆叠成山,有条不紊的经过铸锭、热轧、冷轧、退火、清洗、精整、剪切等一系列的程序,锻造成为重达千钧、长逾百米,厚度却以微米计量的高精铜板带。

  井然有序的背后,是成熟的产品技术能力和精细的现场管理。接下来,楚江新材有一个用3-5年将中国铜板带产业打造成世界一流,5-10年每年业绩20%-30%的持续增长的计划。

  这个计划听上去野心勃勃,但并非自夸:过去,楚江新材用很普通的装备做出了很好的产品,通过在资本,在技术,在市场,在经营管理上不断积累,打造出了一家很好的公司,高端产能从明年开始释放,后年、大后年全部出来,“我们保管取代进口”,姜纯说。

  这个梦想听上去也有点快。可熟悉楚江的人知道,这背后是“积小胜成大胜”的“慢功夫”,逐渐积累到了临界点。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楚江新材实现营业收入97.46亿元,同比增长24.29%;在公司加码研发投入,前三季度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7倍至2.5亿元的情况下,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3.11亿元,同比增长18.29%。

   “说实话,铜加工行业规模大,挣钱的企业却很少。过去经济高速发展企业粗放增长,现在‘水落石出’以后,要盈利还是要靠做产品”,姜纯归纳,楚江的特点是多年来持续改善、不断精进,保持效益和规模的同步增长。“首先把经营质量扣住,然后再考虑发展。质量好了我们才上规模,规模上来以后,我们又去抓质量,这种循环比较良性,发展更稳健”。

  检验循环靠三个硬标准——产能利用率100%、产销率100%、资金回笼率100%。过去5年,即使在国内产能结构化过剩的大环境下,楚江做到了,公司产品供不应求,铜基主业净资产收益率达到15%以上。一些同行公司在资料中提到:“本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主要系楚江新材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较高,拉高了行业平均水平。”

  龙头地位来之不易。作为国内最早涉足铜基材料的团队,楚江新材多年来还探索出了利用废杂铜生产铜板带材的特殊模式。废杂铜综合利用技术水平行业第一,节约资源的同时拓展原料贸易渠道。在营销上,抓住铜板带“量身定制”的特点,构建了覆盖全国的33个营销平台,充分了解客户的需求及潜在需求,对终端市场具有极强的掌控能力。客户一个问题,24小时内快速解决,门到门交付。

  据了解,目前国内铜板带制造企业约六七十家,前10家规模以上企业产量刚刚超过全国总产量的四成,产业集中度低,第一名楚江新材也大概只占了10%的市场。而纵观国际,只有维兰德、韩国丰山和美国奥林等十多家大型铜板带企业。中国高精板龙头有望享受集中度提高的红利。

  换个角度看,这一局拳赛,已经到了优秀企业间合纵连横的时刻。此前公司将板材领域的优势复制到了铜合金线、铜杆等领域,在线材领域也做到了中国第一。到了今年上半年,楚江新材战略入股江苏鑫海铜业,强强联手发力新能源领域:楚江方面将加快优质导体母材产能建设,鑫海铜业加快新兴应用领域导体产品开发和产能扩充。

  根据规划,3-5 年内,鑫海铜导体材料产能规模将从目前的近10 万吨扩展至 20 万吨以上,年实现销售收入翻番100 亿元以上。目标是十年内成为全国第一,在铜导体上实现替代进口。

  “我们喜欢困难”,回首二十多年的奋斗经历,姜纯并不言苦,“一是练了内功,环境逼得你去不断反思,去提升自己。第二个是整个行业反而净化了,很多不规范的企业被清理了”。

  收购天鸟加码军工新材

  姜纯喜欢把企业经营者同运动员做类比:既得有运动理论,也要有运动体能。做企业,就和拳击比赛一样,在不同的比赛阶段、遇到不同的对手,得有不同的打法。2015年起,围绕着“材料”两个字,姜纯开始考虑:铜基材料上的成功,能否复制到其他市场亟需的高端产业,比如,碳纤维等军工航天新材料上去?

  整合顶立科技、并购天鸟高新,为的就是在新材料领域实现“进口替代”。姜纯认为,抓住两大方向,才能乘上中国经济提档升级的列车:一是把握主流市场,要把质量不断的提升上去,做有技术含量、价格公道的“高质量高性价”比市场,避免一味的追求低成本。同等价格的产品质量更好,同等质量的产品价格更优,二者都一样的情况下,楚江交货更快。

  二是向“高精尖”发力。在铜基材料的老本行里,楚江新材对手不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2015年开始,楚江围绕材料发展做了突破,视线瞄准了国防军工和航天装备和新材料这一“高精尖”方向。

  这是低头走路,也是抬头看天。在姜纯看来,“做高端材料离不开装备,也离不开工艺和技术”,三年前收购超高温热工装备龙头湖南顶立科技,这家公司是国内唯一具有碳及碳化硅复合材料装备、高端真空热处理、粉末冶金装备生产研发能力。以楚江管理营销的长处,与顶立研发型企业的特质结合,大有可为。

  事实佐证了判断。到2017年,顶立科技营业收入较上年增加了35.9%,并购期的业绩承诺都应约完成。更重要的是,这三年来在和楚江的磨合和聚焦的过程中,双方取得共识,高纯石墨材料和碳碳复合材料是重点方向,其中碳纤维材料最具有大规模生产的条件。

  于是,也就有了顺着碳纤维材料这条线,以10.62亿元对江苏天鸟高新90%股权的并购方案。天鸟高新在国内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有了二十多年的技术积累,也是国内最大的纤维编织军品配套企业,也是国内唯一产业化生产飞机碳刹车预制件的企业。

  当初天鸟独创技术打破了国际垄断,如今,将和楚江联合探索更大规模的产业化。据了解,此前天鸟承担了“天宫一号”和“神舟九号”多项热防护、热结构部件碳碳预制体研制重大攻关。2014年,天鸟高新与美国霍尼韦尔签订20年飞机碳刹车预制体供应长期合同,间接供货波音和空客公司,也应用于国内军用机型和高铁列车等领域。在军品领域,重点型号开始使用碳纤维。天鸟还设立了由中国工程院两位院士为技术带头人的江苏省企业院士工作站,重点面向国家大飞机工程、大型载人航天工程。

  数年前,天鸟高新曾欲单独IPO,因对进口原材料高性能碳纤维有较大的依赖而惜败。在业内看来,如今随着国内碳纤维企业技术和装备水平的不断提高,进口替代率越来越高,原材料的供应渠道更有保障,天鸟高新正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楚江新材上会前披露的资料显示,2018年1-9月,天鸟高新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4257.22万元,同比增长31.16%和62.72%,天鸟高新收购业绩的完成度已达70.95%。天鸟高新四季度经营业绩通常占全年业绩比例较高,2018年盈利不低于6000万元的业绩承诺可实现性较高。

  “天鸟生产的定制化产品,多数需要通过长时间研发攻关才能形成,航天科工企业也有比较复杂的认证体系,并购天鸟会大大加快我们进入市场的时间,迈向更高的门槛。”负责楚江新材战略投资和新材料业务的副总裁王刚解释,天鸟不仅是顶立核心部件的供应商,且有很多相同的下游军工、民品客户,产业关联度高。

  本次增发通过证监会审核,楚江新材离“铜带行业领导者、军民融合主力军”的目标更进一步。从研发,到产业化的实验、量产,再到具体产品,上市公司与顶立、天鸟可以三者协同,高纯石墨及碳碳复合材料产业化的新板块,将跟楚江原来的铜基材料形成良好的配合。在先进基础材料和军品领域的绝对领先,将使楚江的材料龙头地位更加稳固。

  这依然会是个厚积薄发的“慢”过程,带着持续探索,不断精进和反复改善的耐力和坚韧。“有时候也会有员工抱怨,在某一段时间内觉得我们公司很慢,做事很复杂,一件事在一个月里面还做不完,效率太低了”。 姜纯坦言,“但是如果往长远看,别想着一个月三个月,把每一件事都做好,对未来的一年、五年、十年带来的影响会多大。一件事增加了正面影响,那十件事、一百件事呢?发展的速率自然就快了”。

  姜纯的手边,放着一沓厚厚的A4纸,那是他每天傍晚要看的各部门的运营数据。听楚江新材的工作人员说,姜纯常住在公司,有时他会沿着研究院边踱步边思索,偶尔,他还会去公司健身房打一场拳击。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