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产业经济 > 中国为何三次退运美国MIR162转基因玉米?

中国为何三次退运美国MIR162转基因玉米?

发布时间:2015-01-18 20:35来源:未知root字号:

然官方近期对转基因的态度转向积极,但目前对转基因产业化的政策及法规并不清晰。1月16日,在“转基因农作物生物安全研究”研讨会上,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彭于发接受《第一财经日报》提问时表示,“很遗憾,现在的法规确实滞后。”(更多独家财经新闻,请加微信号cbn-yicai)

彭于发表示,农业部最早的转基因的条例是1996年发布的,国务院的条例是2001年5月份发布的。应该随着科技的额进步及时进行修订。转基因技术跟一般技术相比,确实日新月异,每天都在进步。

“过去制定的法规,主要是基于当时形势。”彭于发说,因为中国虽然有较好的技术,但是跟国外发达国家仍然感到竞争压力。于是,中国就采取了防守策略,就是设置重重障碍。主要是采取标识管理制度,让外国农产品出口中国的时候,增加程序、检测指标,使其增加成本,包括管理成本。

“当时的理想:保障安全、促进发展。也就是,在发达国家技术领先的背景下,要保障安全,不能把中国当做外国技术和产品的试验场。”彭于发说。

于是,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不仅要审查国外的文字资料,还要将他们的产品拿到在中国来,由中国有资质的检测机构重新进行实验,出具检测报告。“这个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彭于发说。

但是随之出现两个意外。一是,外面的技术和产品没挡住,国内的产品和技术没起来。彭于发说,“以大豆为例,中国没有挡住,自己也没发展起来。“因为门槛设置得越高,中国的经济、科技、人员、资金等统统跟不上。”

之所以没有发展起来,彭于发解释,在2000年前,如果要想一个转基因新品种,在主要的国家和贸易伙伴之间获得许可,需要1亿美元进行产品登记。这些年,费用超过2亿美元。要是贸易伙伴多,所耗费的钱和时间就不可限量。

二是,目前表面上造成“能食不能用、许吃不许种”的怪现象。彭于发说,这项技术本来是农民欢迎,基层农业干部欢迎,但是不允许种,那么“投资的人没有效益,20年之后谁也不愿意投资了。”科学家、企业也都会没有积极性的。

不论如何,科学家群体需要有法律支持。彭于发说,不论是从国际上考虑,还是对消费者、对科学、对国家利益、对历史的负责。

值得关注的是,自从2013年10月至2014年6月16日,不足一年时间内,中国共在125.2万吨进口美国玉米及其制品中检出MIR162转基因成分,并作退运处理。在2014年年底,根据外媒消息,该产品允许进口。

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彭于发说,“科学数据不足。”当初虽然中国设置了高门槛以期保护国内市场,但出现MIR162的退运却是“一个意外的巧合”,“压根儿没想到这样一个效果。”

彭于发说,这个产品在美国进行环境安全性评价的时候,都认为是安全的。在美国颁发安全证书开始运营后,(先正达)公司的科学家公开发表了一篇文章有结论称,对一种水蚤有影响。

尽管这在“统计分析上基本上不显著”,但问题是,他们公司在中国申请是前两年的事情,这与美国批准的时间差距有7-8年时间,而上述文章又是在这中间时间发表的。彭于发说,“对方(先正达)拿来的安全性评审资料中间没有交代这个事情。”

既然如此,彭于发说,这就相当于有点材料申报不实。如何解决呢?其实,只要一小段话就足够了。比如,“数据上确实有点出入,水蚤的体长小了一点。但是统计分析的时候差异不显著,总体上对生态没有不利影响。”

于是,第一次拒绝了。不过,大跌眼镜的是,第二次,对方委托中国一个机构去做实验,结果对方做了一个转基因的玉米、非转基因玉米对水蚤运动能力的影响,它还能不能活跃地跳起来,能跳多高。

“给了这么一个数据,我们一看就哭笑不得,我们要请他们进一步解释运动能力不变化,和体长变化之间是什么关系。”彭于发说。

结果,第二次又拒绝了。第三次提交材料,对方委托了一个最权威的机构在中国做了全世界最规范的实验。结果显示:实验完全没有影响。不过,专家仍然较真:为什么在中国做实验的时候没有影响,而在美国做实验就有影响呢?

更加悲剧的是,第三次又拒绝了。第四次,彭于发说,对方就作出了合理解释,材料也齐全,专家也放心,于是就批准了。“前面这些都是科学家基于发现问题所给予的连续三次拒绝。”


(编辑:张瑜)

(财编:r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