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产业经济 > 中广核拟购澳洲铀开采商70%股权

中广核拟购澳洲铀开采商70%股权

发布时间:2009-10-06 00:0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梁钟荣字号:

继铁矿石之后,一种发展核电必须的原料——铀,正在成为中国与澳大利亚交易的另一个热门产品。

  9月8日,澳大利亚铀开采商Energy Metals称,中广核将对该公司发起要约收购,出价约为1.19亿美元,中广核将最多购买该公司70%的股份。

  “收购Energy Metals的谈判工作已进行一年多,金融危机冲击及澳方地方政府政策的变化加速了这一并购的进程。”一位接近中广核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并购主要通过中广核旗下子公司中广核铀业发展有限公司居中运作。

  如果并购最终获得成功,那么该项目将成为中国在澳大利亚买下的第一个铀矿。此前的2007年,中广核与哈萨克斯坦国家原子能公司(Kazatomprom) 签署铀共享协议,共同开发伊尔科利铀矿,而该矿亦是中国在中亚的首个铀矿项目。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用“并不意外”来形容中广核的此次并购,其表示中国是一个贫铀国家,到海外寻铀是中国核工业发展的必然选择。

  据了解,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装机容量达约6000万千瓦,比原有规划扩大50%,依靠国内铀矿仅能勉强自给。“铁矿石谈判已有深刻教训,所以需要现在就走出去。”林伯强说。

  并购Energy Metals

  在中广核之前,没有任何公司向拥有Energy Metals 40%股权的股东Jindalee Resources出具理想的价格。根据Energy Metals的公告,中广核每股作价1.02澳元购买该公司70%的股权,该价格相对于8月26日该公司的股价溢价19%,此外中广核还将认购该澳洲公司的供股(认股权发行):为每9股供1股,每股0.90澳元。

  Energy Metals主席奥斯卡·阿莫特说,中广核将助力该公司从一个出口商转变为一个生产商,“中广核铀业发展有限公司将支持本公司成为澳大利亚下一个铀矿生产商”。

  Jindalee Resources公司已表示,倾向于接受中广核这份收购要约。

  记者在Energy Metals网站中看到,该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及北特里多里拥有9个铀矿项目,总覆盖范围超过4000公里。该公司表示,众多项目包括Bigrlyi矿早在20世纪70年代即已发现有丰富的铀矿存在。

  林伯强表示,1.19亿元的并购并不算是很大的并购盘子,相当于投石问路。“Energy Metals所在的许多区域均为铀矿富集区,中广核从较小的企业入手,更易操作,并可以该公司切入到未来更大的澳大利亚铀矿投资中。”

  目前,此项收购还需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和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但由于中国铝业对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力拓的收购失败及力拓“间谍门”事件影响,此项并购是否能够获批尚存悬念。

  但林伯强认为,先前企业并购案例受阻,反倒为此次并购形成有力推动,尤其是力拓“间谍门”之后,澳大利亚政府需要向中国示好,“而且此次中广核并购并非大项目内容,应该容易通过”。

  前述接近中广核人士也对此次要约收购表示了信心,其表示自1980年代初以来,核燃料的开发受到政治重压,澳大利亚铀矿业一直萎靡不振,但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各州政府开始逐步解除开发新矿的禁令,“目前许多企业需要资金,而中国企业可以提供这一方面的支持”。

  一位知情人士则对此表示了谨慎:“从资源本身来看,Energy Metals在澳大利亚算是中小型的企业,最大的铀矿企业是BHP和力拓。这桩交易还需要监管部门的批准,可能中广核还得等上一段时间。”

  铀矿并购机会

  事实上,澳大利亚铀矿目前占据世界储量的40%,中澳两国就铀矿合作开发及贸易一直持积极态度。

  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部长MartinFerguson今年4月22日表示,澳大利亚将出口尽可能多的铀到中国和其他国家,政府为此将鼓励开发更多的铀矿,并拓展新的铀出口业务。

  中澳在核能和铀矿方面的合作始于2006年4月,当时双方签署了《中澳和平利用核能协议》和《中澳关于在铀矿领域开展合作协议》两个文件。根据协议,中国每年将从澳大利亚进口一万吨铀矿,价值约为6亿至7亿澳元。此后的2008年,澳大利亚首次出口铀到中国。

  必和必拓铀矿(澳大利亚)部门的首席运营官Dean Dalla Valle表示,“吸引中国等客户可为奥林匹克坝矿(Olympic Dam)提供增值机会。”为此,该公司将启动世界最大的铀矿奥林匹克坝矿的扩产计划,扩产后将使其年产量从4500吨最高增至19000吨。

  林伯强分析,到2020年我国核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6000万千瓦,届时天然铀的需求将达到11250吨。除非重大发现,中国自身天然铀储量有限,“走出去迫在眉睫”。

  事实上,在20世纪90年代初,铀价一直在每磅10美元附近徘徊,从2004年开始国际铀价开始上涨。在2007年5月一度冲破125美元,3年时间上涨了约12倍。尽管近期国际铀价已经回落到每磅60美元左右,但新兴核能国家的需求及发达国家重启核电规划,使铀价走入上升通道。

  根据世界核协会最近的估计,到2020年,核反应堆数量预计将上升30%左右,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如中国和印度。根据高盛和力拓则估计,印度和中国的核电厂新建计划会使得铀价大升58%,即每磅升到90美元。

  在此前提下,中国企业海外铀资源开发前赴后继。目前中核集团正在尼日尔开发一座铀矿,并在调查哈萨克斯坦、蒙古和阿尔及利亚的开发前景;中钢集团在澳大利亚PepinNini矿务公司合资的一家公司中占60%的股份,该公司负责开发南澳大利亚的一座铀矿;而4月28日中广核与哈萨克斯坦国家原子能公司的合作项目——伊尔科利铀矿已正式开工。

  在中广核的此项收购披露的同一天,中国铁路物资总公司分别与澳大利亚FerrAu和United Minerals结盟,与这两家企业开展铁矿石业务。

  中国能源网CIO韩晓平对记者表示,对于澳大利亚项目,中国出的钱比他国企业更多,澳大利亚是受益者。“中国与澳大利亚,一个是市场,一个是资源产地,可以相互补充。”

  林伯强认为,随着未来国际潜在需求量的不断扩大,全球主要铀矿生产商一定会垄断市场,价格上涨的趋势不会改变。“如果中国的核电发展不可避免,那么,现在也应该是考虑核资源的瓶颈的一个好时机”。

(财编:admin)